退魔少女-8
长篇H小说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啊……啊……」尿了的艺菲有点累,但是还想做,她也学着君萱的样子趴在床上,让阿金从后面插。  
  「啊……啊……好爽啊……鸡巴好大……艺菲……艺菲又要丢了——」  
  「啊啊……艺菲丢了——」  
  「啊……啊……鸡巴……小穴……小穴还要……丢了丢了……」  
  艺菲前后高潮了九次,阿金也射了五次,鸡巴却依然坚挺。  
  艺菲被美航搀着回到自己的卧室。  
  「小艺菲,没想到你比我还饥渴,干到腿软了吧?」美航不忘嘲笑一下她。  
  「美航姐讨厌……确实太舒服了嘛。」「你就好好休息吧,姐姐也去舒服舒服。  
  「美航放下艺菲,立即冲进了阿金的屋子……佳璇的屋子里,三个女生也获得了高潮,但毕竟不是正规的性交,性欲释放得不太够。  
  第二天,阿金似乎没事儿人一样去给女生们打猎,他昨天可是射了十五六次呢?  
  这身体再好,也架不住这么干吧?  
  「阿金不会是什么妖魔吧?」美航问君萱。  
  「不可能,他身上没有任何妖魔的气息。」「没有妖魔的力量,怎么能那么生猛呀?」美航摸摸自己的小屄,还肿着呢,「下面都肿了。」「还不是你贪图性欲,连续两天都做。」「别说我,让我看看你那两片小阴唇肿没肿。」美航扑过去要扒君萱的内裤。  
  「啊!不要……讨厌。」「说实话,小穴肿没肿?」「肿了,肿了还不行嘛,疼……」君萱不好意思起来。  
  「哼,虚伪的小淫娃,我还不知道你,在屋子里穿短裤不穿睡衣,就是屄肿啦。  
  「」讨厌,你别说出来嘛。「」今天就该君萌你们仨了,要好好干喔。「美航特地强调了」干「这个字。  
  正午时分,佳璇去屋外溜达溜达,忽然看到了打猎归来的阿金,于是赶紧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屋子。  
  「大家还没吃上呢。」阿金还想着他打来的野味没处理。  
  「吃我吧……」佳璇小穴里已经泛滥。  
  「啊……啊……好大……啊……小穴……小穴被塞满了……啊……」  
  「用力……快一点……啊……啊……鸡巴……」  
  「啊啊……要到了……小穴要到了……啊啊——」  
  「佳璇姐,我射了。」两人一起泄了出来。  
  「好多……精液灌满了……啊啊——」佳璇第二波高潮接踵而至,她双腿锁住男人的腰部。  
  「啊啊……继续插……快……最快的速度插……啊啊……要去了……去了——  
  「佳璇竟然三次高潮接连到来。  
  「还要……还要……」佳璇把屁股撅起来,淫水甚至滴了下来,「从后面干嘛……」阿金开始捏奶插穴,佳璇的淫水更多,从两人结合的部位滴下来的淫水已经弄湿了一片床单。  
  「啊……啊……不行了……又要去了……去了——」  
  佳璇去了七次才感觉干不动了,而阿金的鸡巴丝毫没有瘫软的意思。  
  「你怎么这么厉害……人家小穴都肿了。」佳璇开始给阿金口交。  
  「佳璇姐。」「这是奖励你的。」舔了大概十分钟,阿金忽然说「我要射了。  
  「,精液喷出来,佳璇闪躲不及,被射了一脸一嘴。  
  和其他男人精液的腥臊不同,阿金的味道似乎还挺好吃。  
  「舒服吗?」「嗯,佳璇姐。」「吃饭啦——」美航在门口故意大声喊,「吃完饭再干喽。」饭后,该到君萌去了,她直接让阿金采用侧身位,鸡巴尽量插得最深。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去了……太大了……去了啊——」  
  「啊……摸豆豆……摸小豆豆……啊啊——」  
  「去了去了……小穴又要去了——」  
  君萌吐着舌头,下体汩汩冒淫水,这已经是第八次高潮,而阿金才射了四次,君萌实在做不动了,躺在床上喘气。  
  「君萌姐,我还要再插吗?」「先……先不玩了……」君萌在等待哪个姐妹能过来把她扶出去。  
  一直在偷窥的美航敲门进屋,顺便把靖雯带了进来,「君萌妹妹累了,我带她回去,你和靖雯好好聊天吧。」美航忽然感觉自己怎么像个老鸨,把一个个姑娘带给性欲超强的顾客似的。  
  靖雯也感觉很尴尬,自己虽然也是情绪高涨,但没有姐妹们那么放得开。  
  「就像……和君萱姐那样……行吗?」靖雯低着头,脱掉了自己的睡衣。  
  「好。」阿金很痛快地答应了,开始吃奶。  
  「啊……嗯……啊……」靖雯感觉确实很舒服,小穴顿时湿掉。  
  阿金又转而脱掉靖雯的内裤开始舔穴,这一下让靖雯很是意外,她忘了还有舔穴这一出。  
  「啊……啊……那里……啊……好痒……」靖雯不怎么被舔穴,这一次也显得尤其敏感。  
  「不行了……不行了……要丢了……去了啊——」淫水更多地流出来,被阿金吃到嘴里,随即,他把鸡巴塞了进来。  
  「啊……啊……好大……好大……」靖雯感觉阿金的鸡巴还在变大。  
  啪啪啪,啪啪啪。  
  「不行了……小穴要去了……要去了啊——」  
  「小穴……小穴要丢了……啊啊……丢了——」  
  「啊……啊……啊……去了……又要去了——」  
  「小屄……小屄又要去了……啊……啊啊——」靖雯高潮了八次,已经彻底站不起来,小穴里面都是淫水,而阿金射了五次,鸡巴比刚才更硬。  
  「啊……」阿金也显得有些痛苦,「我这里,很胀,很难受……」美航又一次进来,她发现阿金的鸡巴确实又大了一圈,而且情况不太妙,难道是靖雯淫水的效果所致?那可就坏了。  
  「靖雯,把大家都叫来,阿金有危险。」靖雯知道事态有些紧急,勉强支撑着下了地,去通知姐妹们,而美航已经一屁股坐上了大鸡巴。  
  「啊……啊……好大……你感觉……好点没有……啊……」  
  「好多了,插在里面就没事,拔出来像火烧一样。」  
  「那就……一直插……直……直到你觉得鸡巴……不难受了为止……啊啊……啊……」  
  除了已经熟睡的君萌和几乎虚脱的靖雯外,其他姐妹也赶来协助,可以一直做爱不累的艺菲做最后的保险,佳璇、君萱随时准备接替美航,做爱救人的行动正式展开。  
  「啊啊……要去了……小穴……啊——」美航高潮六次。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到了……啊啊……到了——」佳璇高潮五次。  
  「啊……啊……好大……鸡巴继续干……干我的小穴……快一点……快一点儿  
  ……啊啊——「君萱高潮六次。  
  只剩下艺菲了,她下了决心,一定要救阿金,于是骑了上去,「想怎么干我都可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丢了……艺菲……又要丢啦……丢了——」  
  「啊啊……艺菲……艺菲的小穴……好爽……好……啊……啊——」  
  「艺菲……艺菲不行了……小穴要坏掉了……啊啊——」  
  艺菲经历了十次高潮,终于也有些吃撑不住了。  
  「艺菲姐,你怎么了?」「鸡巴只是插在里面不动的话,会难受吗?」艺菲问。  
  「有一点,但比拔出啦好。」「那你就一直插在里面吧,艺菲不行了……」「  
  好。「此时已过了凌晨三点半。  
  「艺菲,我们来了。」君萌和靖雯已经睡了一觉,前来帮忙。  
  靖雯的淫水威力太大,不敢再沾,只能用口交,乳交的方式帮助阿金射出来,这招还比较管用,射精一次,痛感会减轻一点。  
  等到靖雯累了,君萌就顶上和他做,美航、君萱、佳璇也逐渐醒来,加入拯救阿金的斗争中。  
  早上七点钟,阿金的鸡巴终于恢复了不勃起的状态,女生们都累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  
  「都怪我……」靖雯很是自责,差点让阿金出了危险。  
  「也是阿金他体质特殊,不是你的过错啦。」直到第四天下午,女生们才逐渐醒过来。  
  傍晚,阿金打猎归来,忽然告诉他们,自己要离开了,和女生在一起的四天,他收获了人间最快乐的时光,于是他想要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大家又不舍得,又替他高兴,一辈子浑浑噩噩地呆在这个小屋子里,不明白自己生命的意义,多可惜呢?像阿金这么好的人,总会有一个好的运气的。  
  这一晚,谁也没有去找他做爱,不知道为什么,性欲在此时显得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送别了阿金,女生们也踏上了归途。  
  二十一、坦白  
  回到校园,女生们收到了一封男友们的联名信,信上说女生们憋了他们三周,却因为妖魔的事情和男友们赌气,玩失踪,男友们觉得很冤,退魔少女也应该考虑男友们的感受等等。  
  噗嗤一声君萱笑出来,「这些男人还真有趣,可怜巴巴的样子。」「那就满足他们一下下吧。」正好赶上周末,六对男女来到了出租屋。  
  「我们想举办一场真心话大会。」小林做为男生代表发言,「我们想更多地了解自己的女友,包括她们不曾向我们提起的事情。」「车这么冠冕堂堂的,你们想知道什么?」「如果我们赢了,你们每个人要交代一件从未对别人说起的隐秘性事才行。」「那……那我们赢了呢?」「随你们便,要干什么都可以,敢不敢打赌?」「好呀。」美航替大家答应了。  
  男生们这一次可谓众志成城,相互之间密切配合,赢下了所有游戏。  
  「你们讨厌,为什么要说那种事?」君萱想要反悔。  
  「这是大家说好的,每个人都要说。」「对对,愿赌服输嘛。」「那……说了之后你们小心眼生气怎么办?」「不会的,说实话,上周末发生的事情虽然我们不记得,但从你们的表现看,也能猜的出来,如果我们是特别在意你们和别人做这种事,大家早就不会在一起这么久了对不对?」「那你们都得保证,不生气,不埋怨。」「保证,保证。」第一个是美航的故事,她大包大揽替女生们答应,就要自己先爆料。  
  「我没什么隐藏的性事,你们都知道我是一个特别开放的人,有什的事我都会说出来的啦。」美航也开始打马虎眼。  
  「不行不行,必须得说。」男生女生一齐起哄。  
  「讨厌啦,你们。我说还不行嘛。」美航班里有个一直喜欢她的男生,这家伙属于那种二次元死宅,美航对他一点儿也不感冒,所以一直也都对他不理不睬,要说起来美航也相当宅,但她好像并不喜欢找这方面的同类。  
  夏天的时候,美航有一天晚饭后心血来潮去图书馆看书,那天她还穿着小短裙,高跟鞋,吊带上衣,显得挺扎眼。  
  再翻阅过基本杂志后,美航决定去书库里看看学校图书馆里都有些什么书,然后就回寝室睡觉,她一列列地看得还挺认真,没有注意到图书馆人越来越少,书库这边几乎见不到人过来。  
  忽然,她感觉到有人摸到了自己的屁股,美航猛然转头,原来是班里那个宅男,刚想大声骂他,却被捂住了嘴巴。  
  「美航,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宅男似乎有一些紧张,又有一些性奋,他用嘴巴占据了美航的香唇。  
  「唔……唔……唔……」美航说不出话,屁股也被宅男揉捏,小内裤被拉进屁股沟里,两瓣臀肉暴露在外。  
  宅男的手逐渐从屁股转移到小穴,按压着阴唇一带,美航有点开始湿润,但仍然保持着反抗。  
  男人离开了她的嘴巴,「美航,你给我一次,我就再也不打扰你了。」  
  「不行……你放开我……」  
  「美航,我真的喜欢你,我要你。」男人一边搂住美航一边脱裤子,露出了不长却很粗的鸡巴。  
  男人将鸡巴顶在美航内裤外面阴唇处,继续和她舌吻,双手在乳房和臀部之间游走。  
  美航忽然觉得这人挺可怜,她一把抓住了宅男的鸡巴开始套弄。  
  「给我,美航,给我。」男人脱掉了美航的内裤至脚脖子,扳起她一条大腿,鸡巴就像往里塞。  
  这个姿势哪儿是那么好拿捏的?宅男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美航用手帮他摆好了位置,才得以插进去。  
  啪啪啪,这样激情的交合竟然发生在自己不喜欢的人身上,美航觉得非常羞耻,但她的小穴却更加湿润。  
  「唔唔……唔……」美航也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前后摇摆身体,以求鸡巴插得深一些。  
  几分钟后,男人似乎体力有些不支,只得把美航放下来,平躺在地板上,男人又一次插了进去。  
  「嗯……嗯……嗯……唔……」美航小声呻吟着。  
  「美航,你的身体太棒了,我要射了。」「不行……不行不行。」美航不想让他内射,她觉得这人很猥琐,干嘛要接受他的精液?  
  「射了啊。」男人的精液汩汩流进小穴里。  
  此时图书馆关灯了,闭关时间到,学校图书馆也不怎么检查,感觉屋里没人了,也就锁门走人。  
  「你为什么射进来?」美航生气了。  
  「我太喜欢你了,我一定得内射你一次。」两人被锁在图书馆,至少要第二天才能离开。  
  「都怪你,臭色狼。」「你举报我把,坐牢退学我都认了。」「你……」美航觉得这个人不可理喻。  
  「反正也要坐牢了,我还要再射一次。」男生又扑过来。  
  图书馆的书桌上,美航叉开腿躺在上面,宅男现在地面,鸡巴抽送着。  
  「嗯……啊……啊……你无耻……」  
  「美航是不是舒服了?」  
  「才没有……啊……啊……」  
  「不行……别射在里面……啊……不行……」  
  男人又射了。  
  「美航,咱们有一晚上的时间呢。」「滚开。」「我又硬了。」  
  「不要……不要了……」  
  图书馆的座位上,整理书的临时书架旁,二人做了一次又一次。  
  「啊……啊……不行了……不要……不要……啊……啊……不……啊——」美  
  航到了高潮,小穴第四次挤出了男人的精液。  
  「我让美航高潮了,我做到了。」「恶心,变态。」半夜,男人被下体的酸痛感弄醒。  
  「美航,我鸡巴痛,不做了。」「你想不做?晚了。」美航上下摆动着屁股,「今天做到你连水都射不出来为止。」  
  「啊……啊……射给我……」  
  「美航,疼,啊!」第二天一早,图书管理员发现了昏迷的裸体宅男。  
  「当时你为什么要跟他做呢?」阿勇很疑惑。  
  「我……我也不知道,其实当时并不怎么舒服,就阴差阳错,就做了。」美航少有的脸红。  
  「我要惩罚你,要的去旁边屋。」阿勇领着美航出了门,没过三十秒,便听到隔壁屋子里美航的淫叫声。  
  ……  
  伴随着美航咿咿啊啊的叫声,靖雯开始讲她的故事。  
  在和小陆分手而尚没有和小黄在一起的那段情感真空期中,靖雯竟也有一段艳遇。  
  这事得从同班的一个女生说起,她平日里比较放得开,和男友每到周五晚上都会去校园外开个房好好啪上一番,而男友的能力却不让她满意。  
  这女生长相其实比较一般,瘦瘦小小的没有什么胸,屁股还比较翘,但肉不算多,就是性格很开放,所以还有不少男生喜欢。  
  靖雯听到过她和闺蜜吐槽说男友「一夜七次,一次一分钟」,或者是想要去一次多么不容易云云,总之是在抱怨,而且有了换一个男人的想法。  
  果然,不出半个月,该女生留给男友戴了绿帽子,也正赶巧男友闲来无事去寝室附近的居民区寻找长期出租的房子,却误打误撞地从窗外偷看到自己女友被别人肏到高潮甚至内射的情景。  
  男生痛不欲生,他决定去买一次伟哥,好好干一次就分手。  
  靖雯阴差阳错遇到了从性用品店出来,一脸沮丧的男人,两个人多少也算认识,便聊了起来,靖雯觉得他的经历的事情似乎与自己很像,只不过自己是那个出轨的罢了。  
  「吃这个东西,就管用吗?」「我也不知道,希望可以,反正要分手了,我也想让她真正的满足一次。」靖雯觉得这个男生蛮可怜的,被绿了不说,自尊心也受到了巨大打击,但她又很欣赏这个男生,他并没有想小陆一样破口大骂,或者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而是决定和平分手,同时给女友一次高潮,在男人看来这家伙太怂了,可在靖雯看来,他挺温柔的。  
  「那……我帮你行吗?是药三分毒,最好还是不要吃药。」「你……你怎么帮我?」「和我做一次的话,就可以达到伟哥的作用,倒是再去找她就行。」靖雯很不好意思。  
  男生也处在很自卑、很丧的时期,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美女能主动献身,怎么能不答应?两人当天就去开了房。  
  「是……是这样的……男人只要插入我一下……沾一点我的淫水……那里……  
  那里就会一直硬着……射很多次都不会软……直到实在没有力气为止……「靖雯  
  开始给男生讲解她淫水的神奇之处,「但是……你也不能只插一下就走……好歹也要完整地做一次……」「好,靖雯,我一定给你高潮。」男人血脉贲张,鸡巴已经要撑破内裤。  
  男人脱光了靖雯的衣服,开始给她爱抚,看来平常女友把他训练得不错,插入之前充分地把靖雯的奶子,屁股、小穴按摩了一遍。  
  「啊……嗯……舒服……大鸡巴……大鸡巴进来……」靖雯发情了。  
  男人滋的一声塞入了阳具,顿时感觉鸡巴胀的很大,而且充满力量。  
  「靖雯,我要插了。」「嗯……给我……给我大鸡巴……」靖雯的淫欲和她内向单纯的外表有巨大反差。  
  原来平日里看似傻白甜女神的靖雯在床上这么放荡,男人开始大力抽送。  
  「啊……啊……小穴舒服……小骚屄舒服……啊啊……」  
  男人听到这句话时已经射了精,但他惊喜地发觉,自己的阳具没有一点瘫软的迹象,于是继续抽插。  
  「啊……啊……好爽……继续干我……大力干我……大鸡巴……」  
  「啊……小穴要丢了……不行……要去了……去了——」靖雯高潮时,男人已经射了四次。  
  「好了,我舒服了。」靖雯其实还可以做几次,但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没想到,三个小时后,男生又回来了,一进门便吻上了他,下面挺立的鸡巴顶着她腹部,看来还是有余力。  
  「你怎么回来了?」「我已经把她干上了七次高潮,自己也内射了她七次,她晕过去了,我也解脱了,谢谢你靖雯,现在我要用剩下的所有体力来满足你。」  
  二人激烈地做了起来。  
  「小穴……小穴好爽……大鸡巴……插我……啊啊……」  
  「射给我……都射到小屄里面……啊……满满的射进来吧……啊啊——」  
  靖雯那一夜高潮了四次,男人射了十次之多。  
  男生提出和靖雯交往,靖雯没有同意,毕竟男女朋友不止看鸡巴。  
  他的前女友经过那一夜后,竟然开始积极寻求复合,据说还把自己送过去让他干了几次,不但次次高潮,而且次次内射,再后来听说女生怀孕了,俩人也就和好了。  
  「小淫娃,让你和别人乱搞,还内射,干你,干你。」  
  「老公……啊啊……对不起……」  
  「说,被那个男人干上了几次高潮?」  
  「三次……只有三次……」  
  「内射了几次?」「两次。」「那个男人有你老公厉害嘛?」  
  「没有……啊啊……没有……老公鸡巴好厉害……」  
  「小淫娃……要不要内射?」  
  「要……要内射……精液都给我吧……小淫娃要高潮了……」  
  「都射给你!」  
  「啊啊……啊——」  
  「那这个女生现在呢?」佳璇问。  
  「请假了,可能生孩子去了吧,到了法定婚龄再补办婚礼。」「我倒挺羡慕她的。」佳璇和其他女生都有这种感觉,男友能接受她被别人搞别内射,还愿意娶她,挺不容易的。而退魔少女们都是乱交过了几十人,被内射更不知道多少次,男友们现在能接受,将来……会愿意娶她们吗?  
  女生们在聊天时也讨论过这些问题,像她们这样肉体无限出轨,精神上还比较专一的女生,谁又会相信呢?男友们应该也顶着很大的心理压力,绿帽子已经戴了几摞,别人也会说他们为了钱刻意找白富美,宁可当王八也不分手云云,如果真是结婚了,这种压力或许会更大吧?  
  女生们不知不觉地好像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男友,真的有点想要结婚了呢。  
  「能找到靖雯这样的女孩,真是有福呀。」佳璇代替了美航的主持人位置,「  
  你家还不去激情一下?「小黄早就忍不住了,挺着鸡巴一把抱起靖雯,去房里舒服了。  
  ……  
  这下背景音成了两对情侣的性爱交响,而下一个分享的是君萌。  
  「我……我……」君萌支支吾吾,「我说自己第一次做吧……」这个可是吸引人的话题,君萌的初夜,这可是连君萱都不知道的事儿,她之前一直以为君萌保持了二十年的处女呢。  
  那是大一刚入学的时候。  
  君萌练习舞蹈的时候,屁股被紧身裤包得更紧,曲线更美一些,这引起了一个男生的注意,他总是有事没事偷偷经过练功房,偷懒君萌练习。  
  终于有一次,君萌发现他在更衣室里面对着自己的更衣柜撸管。  
  「你……你在干什么?」君萌第一反应是很恶心。  
  「啊,对,对对对不起。」男生十分慌张,连鸡巴都没有放回去,双手不知道放哪里好。  
  「你就是跟踪我的人?」这些天君萌有所察觉。  
  「是,我,我被你迷住了。」「那为什么要做这么恶心的事?」「因为,因为你太美了,我忍不住才……」君萌看着男生勃起的鸡巴,也有点好奇,「那东西,怎么那么大?」「是,是想到君萌太兴奋了所以变大的。」「让我看看。」君萌竟然凑过去观察起来。  
  「君萌同学,我再也不敢了。」「男生为什么要撸它。」「因为撸了就会舒服,也能变小,要不然这样穿上裤子也能看得出来。」「以后别再跟踪我了,我不喜欢这样。」君萌对鸡巴很感兴趣,「我给你弄小吧,应该怎么做?」男生简直不敢相信,暗恋已久的女神竟然要帮他撸,「这样就这样抓住,前后动。」君萌开始套弄着男生的鸡巴,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也有点发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渗出来。  
  「怎么更大了?」「我快要射了君萌,射了就小了。」有撸了几十下,男人的精液射出了两米多远,把君萌吓了一跳。  
  「这就是射精?」「嗯,君萌同学你撸得太舒服了,所以才射了这么远。」「  
  那我问你,为什么我这里也会感觉麻麻的?「君萌居然把自己小穴的感觉告诉他。  
  男生立即又硬了,他头脑转得倒很快,「我能看看是怎么回事吗?」君萌脱下了练功服和内衣,完全裸露的胴体差点没让男生当场爽死过去。  
  你看,就是这里,还湿湿的,而且乳头也是硬的,这个傻君萌呀。  
  男生让她分开双腿呈m字型,舌头立即舔了上去。  
  「啊……你做什么……那里是……啊……尿尿的地方……啊……」前所未有的  
  神奇感觉袭来。  
  「没事,我帮助君萌解决麻麻的问题,我不会嫌脏的。」男生大义凛然的样子。  
  「啊……啊……感觉好奇怪……啊……那里感觉……啊……」  
  男生开始舔她的阴蒂,一边舔还一边说,「小豆豆最棒了,我要吃小豆豆。」  
  「啊……啊……那里……小豆豆……要……啊……啊……小豆豆……啊——」君  
  萌就这样有了第一次高潮。  
  「君萌同学,你看我的鸡巴,还硬着呢,再帮帮我吧。」「嗯……」君萌还没有缓过来,男生的鸡巴便插了进来。  
  「啊……」君萌感觉有一点疼,但转瞬即逝,那个硬东西钻进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小穴里感觉越发强烈。  
  「啊……啊……怎么变得好热……里面好热……」  
  「君萌同学的小穴,小穴超棒的。」  
  「啊……啊……小穴好热……啊……啊……」  
  忽然君萌呼吸更加急促起来,「啊……啊……啊……不行了……要尿了……小穴要尿了……让我去尿……」「没事的,君萌尿出来吧,我替你擦干净。」  
  「啊……啊……小穴……尿了……啊——」  
  男人同时射了精,后来他告诉君萌,那不是尿了,那叫高潮,应该过「去了」  
  或者「到了」。「怎么还没小?」「君萌,我想可能还需要做一次。」  
  「啊啊……啊……小穴要到了……要去了——」  
  后来君萌才知道那家伙射精在自己体内很危险,还担心了很久会不会怀孕,好在她是退魔少女体质,但第一次做爱就是和这么一个家伙,她也觉得很不值。  
  「哦哦……原来小豆豆这个说法是这么来的。」佳璇恍然大悟,在君萌的带领下,所有女生做爱时都学会了说「小豆豆」,没想到竟来自于这么一个变态男生。  
  「那为什么第一次……你不怎么痛呢?」「这个我知道。」佳璇替君萌回答,「不是每个女生第一次做爱都回痛,也不一定会出很多血,这都是因人而异的,如果处女膜很薄,加上孔洞相对比较规则比较大的话,破损就会比较小,而且之前君萌已经高潮过一次,阴道已经张开而且很湿滑,所以感觉不大很正常。其实我也是这样的,当时的男友因此还怀疑我不是第一次,跟我吵架,我一生气就把他甩了,人家都愿意把处女给他了,竟然还不领情,既缺乏知识又缺乏信任,这样的男人不能要。」「佳璇姐,你俩感觉不大,可能是因为……水多吧……」艺菲说的这个原因让两人都羞红了脸。普通女孩哪有淫水想她俩这样似的,每次做爱半张床单都要沁湿,比尿了都夸张。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舒服去吧,下一个就让艺菲说。」「佳璇姐你公报私仇。  
  「」说吧说吧。「  
  ……  
  艺菲的故事发生在小宇去偷搞靖雯之后,艺菲挺生气的,再怎么说也不能利用女生没有性爱常识去干人家,因此她惩罚小宇,一周不许做。  
  但被阿龙开发出而体验到性爱快乐的艺菲自己却小穴痒了起来,那天她去自习,特地穿得比较清凉,特别是一条「齐屄小短裙」格外乍眼。  
  艺菲忽视了一个问题,她的屁股又圆又大,裙子穿上去会显得更短,也就更容易走光,于是她只能小心翼翼,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教室自习。  
  到了中午,屋子里的人基本都收拾东西走了,只剩下不太饿的艺菲,但她没有注意到,前排还有两个男生在。  
  艺菲以为人都走了,裙底的保护也就放松了下来,腿开始略微分开,露出了小内裤正好被男生们趴在椅子下面的男生偷看到。  
  俩人顿时鸡巴就硬了,艺菲的内裤是纯白色轻薄款,阴毛都能看到一些。  
  男生们观察了许久,艺菲不知情,但忽觉小穴有点痒,于是伸手下去挠了挠。  
  这一下点燃了两个色狼的欲火,他们悄悄接近了专心看书的艺菲……忽然艺菲感觉有人从后面扑过来抓住了自己的奶子,又一个人从左边冒出来掀开所以摸小穴。  
  「啊……」艺菲刚一出声便被捂住了嘴巴。  
  「美女同学,怎么穿这么性感来自习,身材还这么犯规,真是让我们受不了。  
  「」唔唔……「艺菲想用手抓住咸猪手,却被背后那人制住不能动弹。  
  「你刚才还自摸小穴了对不对?」「唔唔……」艺菲摇头。  
  「我们都看见了,还不承认?」男人把手指一下伸到艺菲的内裤里面,向淫穴处一摸,竟然是湿的。「」小骚货湿掉了,你看。「男人性奋地拿出手指给同伴展示。  
  「太淫荡了,身材那么好,真是诱人犯罪呀。」后面的人把手伸进了艺菲的领口,摸到了内衣下的奶子,「乳头硬了,真是淫荡啊。」艺菲后悔为什么要让小宇一周不和自己做,现弄得被陌生人摸出了快感,淫水是不会骗人的呀。  
  「嗯……嗯……」艺菲身体开始扭动,手也不再挣扎。  
  男人慢慢放开了捂在嘴上的手。  
  「你们不可以强奸我,要做的话,就好好做一次。」艺菲这个要求还真是奇葩。  
  「好好,好好做。」色狼们当然愿意。  
  艺菲脸的左右两边各捉住一根鸡巴,一会儿舔舔这根,一会儿吃吃那根,舒服得两个男生差点射出来。  
  「小美女,我要插你了。」男人心想再不干就来不及了。  
  「从……从后面插……」艺菲撅起屁股。  
  男人立即把鸡巴塞了进去,大抽大送起来,另一个人继续一边摸奶一边享受着艺菲的口舌服务。  
  「唔唔……唔……啊……啊……」艺菲也开始浪叫起来。  
  「啊,我射了!」男人受不了艺菲小穴的夹力,精液灌了进来。  
  「该我了。」另一个男生立即调转艺菲的方向,插了进去。  
  「啊啊……啊……舒服……啊……用力……啊……要来了……舒服……要来了  
  ……「艺菲越来越有快感。  
  「我射了。」男人的鸡巴生生被小穴挤出了精液。  
  「别停下呀……人家还没到……」艺菲瞅见另一个人鸡巴又有点硬起来,立即爬了过去,一屁股坐在男人鸡巴上,「给我……人家还没到呢……」男人哪里见过这种欲女,立即抱起大屁股高速抽插,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艺菲……艺菲要丢了……丢了啊——」艺菲紧紧抱住男生,小穴不断抖动,把男生的第二次精液榨了出来。  
  「还要……还要……」艺菲又坐上了另一个人……  
  那一中午,艺菲虽然只高潮了三次,但两个色狼一共射精十次,直接躺在教室里睡到第二天患上重感冒,他们至今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干了谁。  
  「哇,艺菲也有这么色的时候呀。」「讨厌,小宇咱们走吧。」  
  ……  
  轮到君萱讲故事的时候,美航、君萌已经做完回来了,靖雯还在继续,当然她一贯是不榨干不罢休的。  
  「刚才我错过了什么精彩的故事?」佳璇把刚才她没听到的又大概复述了一遍,听得美航又有点想要了,可以阿勇已经……「那君萱快说,你的艳遇最多了。」  
  美航不忘说笑。  
  「谁说我的艳遇最多?你别胡说呀。」「不多不多,也就百八十次而已。」「  
  看我揍你。「君萱起身和美航打闹。」「不玩了不玩了,刚做完很累的,你还是讲故事吧。」美航被君萱压在身下。  
  「哼。」君萱捏了一把美航的奶子,得胜而归。  
  君萱从那次目睹了佳璇被前男友阿豪在课上玩弄以来,也喜欢上了在上课的时候寻找刺激,但阿光是个比较谨慎的人,也想保全女友的名声,万一被发现那可是要被开除的,所以俩人除了兴致所致做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这么玩过。  
  既然男友不敢玩,君萱就像自己玩。  
  美航给过她一个遥控跳蛋,那天她就带去了课堂,还是那个最容易隐蔽的电影欣赏课。  
  放着电影声音很大,小小的跳蛋震动声完全不必担心,君萱胆子大了起来,她将跳蛋在阴唇阴蒂之间,打开震动模式,躺地身子,岔开双腿,开始享受。  
  可这次出了意外,震动了没有五分钟,君萱忽然感觉有人坐到了她身边,睁开眼睛一看,是个男生,正一脸迷惑地盯着她。  
  「同学,你这是干什么呢?」「啊……没什么,没什么。」君萱赶快直起身子,满脸通红。  
  「这是什么?」男生拿起了遥控器,随意播到了强档位。  
  「啊……」君萱差点叫出来,「还给我……那是我的……」「那你先告诉我,你这么奇怪的姿势是在做什么?」「你关上它我就告诉你。」男生把跳蛋关掉,听君萱讲解。  
  「这东西就是……就是女生自己的小玩具……拿来舒服一下用的。」君萱羞臊异常。  
  「你骗人,女生拿来舒服的东西是根假肉棒,别欺负我见识少。」「你说的只是其中一种,还有这种跳蛋嘛。」「跳蛋是什么?这个遥控器遥控了什么东西?  
  「」就是,就是这么小一个东西,会震动的,放在内裤里面舒服嘛……「我得证实一下,男生又打开了震动按钮,君萱又差点叫出来。  
  男生低下头仔细地听声音,果然从君萱紧身裤的裆部传来了轻微地「嗡嗡」声。  
  「还能这么玩?现在的女生真是越来越色了啊。」「快给我……不能再震了……嗯……」君萱是那种越羞臊越有快感的类型,此时她感觉比自己在教室里玩跳蛋更刺激十倍。  
  不行,我得试验试验,男生又调大了震动频率。  
  「嗯……讨厌……嗯……」君萱夹紧双腿,但那样似乎更敏感,又赶快岔开。  
  「有这么爽嘛?」男生难以想象,他大胆地把手按向的君萱的胯下,摸到了那个震动的小球。  
  「唔……唔……」君萱腰部弓起来,死死按住自己的嘴巴,「唔——」就在陌生男生的注视下,君萱高潮了。  
  「你怎么了?」男生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敏感。  
  「下课不许走……躲起来。」最后一个人关掉了所有的灯和门,黑暗的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  
  「你知道吗?每次我男朋友和我做过之后,三天都硬不起来的。」君萱早就发情了,她要惩罚这个男生。  
  啪啪啪,啪啪啪「美女,我又要射了。」  
  「啊……啊啊……射吧……射给我吧……小穴要精液……啊啊……」  
  「美女,我真的不行了。」「谁让你刚才……玩弄我……今天不射光……不能走……」君萱攥着男人的鸡巴。  
  「美女……救命啊。」啪啪啪,啪啪啪。  
  「小穴……小穴好爽……要去了……啊啊……要去了……啊——」  
  此后,那个男生的鸡巴半个月都没有缓过来,甚至对做爱产生了恐惧。  
  「君萱姐姐,你不是说不用我给你的小玩具么?」「只是那一次啦。」「阿光,你看,你不陪君萱玩,她就会被别人欺负喽。」「我,我哪里有三天硬不起来?  
  君萱你诋毁我,我要为自己正名。「阿光找这个借口拉着君萱办事儿去了。  
  ……  
  「最后就是佳璇姐姐了,我会把你的故事转达给其他姐妹的。」美航最喜欢听这些。  
  「我……我参加过一次……裸体私拍活动……」佳璇也很不好意思。  
  「我知道啊,咱们一起去的嘛。」  
  「不是……那一次……当时还不认识你们呢……」  
  「是那种人体模特的私拍活动吗?」  
  「嗯……差不多……」  
  「你怎么会参加那种……」美航自觉失言,没有再往下说,在她的概念里,能去给那些恶心的中年油腻大叔当裸模的,肯定是拜金缺钱的女人,把自己整容整个蛇精脸、大圆奶、硅胶屁股什么的,然后出去赚钱,玩什么重口的都可以。直播私拍淫乱大会什么都参加,在网红经济的大潮中混好的真能挣个几千万出来。  
  但佳璇这种超超超级白富美怎么也会……「就还是那个摄影社嘛……」原来如此,美航是真不想听到佳璇说自己被那些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干过。  
  「那时候……他们社团可能是刚刚被妖魔影响吧……」  
  那次,他们拍摄的并不是人体作品,更没有性爱的内容,只是稍微性感一些的泳衣照。  
  「太美了,真不愧是系花。」「是呢,学姐应该是校花才对,反正我没见过比学姐还完美的女生。」听着这些赞美,佳璇也很高兴,虽然说从小没少被夸奖、羡慕,但总觉得那些言语中渗透着许多其他复杂的东西,反倒是摄影社这几个小伙子,透露着一股真诚劲儿。  
  答应摄影社的私拍活动,也是佳璇想要挑战一下自己,留下青春影像的决定,不过在拍摄的过程中,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走光,或接近走光的时刻,让佳璇很是脸红。  
  第一次穿这么少展示在男人面前,佳璇小穴不禁也有些感觉了,而她恰恰又是淫水超多的类型……「那个……美女,咱们换一条下装吧。」摄影师有些支支吾吾。  
  「怎么了?」佳璇正在拍背部和臀部的特写。  
  「裤子可能有点脏。」佳璇有点忘记了场合,本能地叉开腿看自己的私处附近,果然湿掉了一片,水痕非常明显。  
  「啊……对不起……我……」  
  「没关系,没关系。」摄影社员们的鸡巴都开始有了反应。  
  匆忙中换了一套比基尼后不过五分钟,下体又湿了一大片,甚至两瓣阴唇都能看得清楚。  
  「有什么办法,能帮你缓解么?」摄影师问。  
  「可能……做过之后再拍就好了吧。」佳璇早就发情了。  
  「那现在你回去找男朋友,还来得及么?」「来不及了……你们帮帮我吧。」  
  这其实是佳璇第一次乱交,只不过没想到第一次就玩了5P游戏。  
  「啊啊……啊……好爽……啊……啊……干我……」  
  「啊……啊……要去了……鸡巴……用力插……」  
  「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  
  佳璇乳沟里夹一根,小穴里塞一根,嘴里叼一根,手里捉一根,四根鸡巴同时服务,场面极度淫乱。  
  「我射了。」「我也射了。」男人们纷纷把精液射进佳璇的小穴里,嘴里和奶子上,而佳璇的淫水已经把床单湿透了三层。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性爱之旅,四个男生最少射了四次,佳璇小穴里被内射超过十次,身上也留下了很多精液。  
  摄影师抓紧拍摄下了美女高潮之后的样子,流着白浆的小穴,红肿的阴唇,突出的阴蒂,沾了精液的耻丘和乳房,只可惜没有抓拍到流出精液的穴口,他们不知道退魔少女的特性。  
  「第一次就5P,哇塞,佳璇姐姐,你太色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多水……」  
  「你和君萌俩人,八成的艳遇都是因为没有控制住淫水呀。」「那种东西,怎么能控制嘛……」「让我们看看,佳璇姐姐是不是现在又湿掉了?」美航忽然撩起了佳璇的睡衣,扯下了内裤,果然淫水已经泛滥成灾。「」哎呀……讨厌,美航。「」还不快去做,淫水味道我都闻到啦。「两人迅速离开了屋子。  
  这时靖雯和君萱也回来了。  
  「君萱姐姐,你不是刚去没多久么?这才二十分钟诶。」「今天可能比较……性奋吧,阿光已经被榨干了。」「哇!君萱姐姐越来越能干了呀。那你满足了没?」  
  「嗯……我也很快就到了……」  
  美航又把佳璇的故事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美航在女生里面算是很会讲故事的,有写色情小说的潜质。  
  「其实吧,我特别欣赏摄影社那些人。」美航想起了她那次想去「求做爱」的经历,「我到了他们社团之后,你猜怎么着,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正在整理电脑里的资料,准备一并删除,见到美航来,问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更是一通忏悔。  
  他们觉得自己玷污了艺术,玷污了美,对摄影的追求敌不过肉体的欲望,竟然做出了那样荒唐的举动,不夸张的说,当时他们挥刀自宫的心都有了,还是我劝下来的呢。「」这么夸张呀?「」是呢,你们是不是也能感受到,即使在被妖魔诱惑之后,他们都特认真,特专业,特真诚的这么一批人。你们知道吗?我当时的性欲一下子就被浇灭了一样,一点儿也不想那些做爱的事儿,感觉就是人家那种对艺术的追求,显得我特下流。「」哈哈,不是显得,你就是特别下流。「君萱也不忘嘲笑美航。  
  「你……」美航又和君萱滚在了一起。  
  「唉……」君萌忽然叹了一口气,「咱们就一定要这么……下去吗?」君萌想说这么「淫荡」下去,但又觉得不能这么形容大家。  
  「都怪淫魔,要是根除了它,我们就可以成为普通女生了,虽然在世俗意义上讲,已经是残花败柳了……」「怎么说话呢?谁是残花败柳?」君萱又一次压住了美航,「我感觉自从上次当伴娘和去所为男友家乡的事以来,妖魔的气息已经极其微弱了,好像就差一点儿的样子,但现在似乎又有些抬头。」「我说君萱姐姐,你能从我身上起来吗?淫水要沾到我睡裙上了。」「洗洗就行了。」君萱继续坐着,不为所动。「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退魔少女都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为什么呢……」君萱思考着,她想过一种可能性,却又无法证实,难道真的是那样吗?  
  二十二、退魔少女的宿命  
  这一周,发生了很多意外……周三下午,艺菲穿着一身运动装下课回出租屋,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地上楼。  
  到了门口,对面的邻居正好也走出来,看样子也是个在外租房的大学生,这一带是大学城,小区里基本都是附近几所学校的学生。  
  艺菲礼貌性的冲他笑笑,掏钥匙准备开门。  
  没想到,那个男生忽然临时起意,捂住了艺菲的嘴巴,把她拖进了自己屋子里。  
  「你太美了,穿得这么性感,这么大的奶子,这么圆的屁股,我受不了了,我要干你。」男生一边揉捏着艺菲,一边自言自语。  
  这怎么和上次真心话大会自己分享的艳遇经历那么像?艺菲暗自叫苦,穿短裙漏内裤说我诱惑人,穿运动服怎么也不行,胸大屁股圆是我的错吗?  
  「不要……你别这样。」男生把艺菲推到在沙发上,自己脱掉了衣裤,又要扒艺菲的裤子。  
  「等等,要做的话,就认真做,不可以这么粗鲁。」事情似乎又重复了那一次的过程。  
  男人见艺菲愿意做,也便不再紧张,慢慢地解开艺菲的拉链,脱去她身上的衣服。  
  「美女姐姐,你身材太完美了。」男生看到艺菲的裸体,简直是一件艺术品,他又扳开艺菲双腿,「馒头穴……天哪。」  
  「别看了……你过来……」  
  男人开始爱抚艺菲的乳房、屁股和小穴,艺菲被摸得开始淫叫。  
  「啊……啊……啊……摸下面一点……舌头……舌头快一点……啊……」  
  「美女姐姐,可以吃我的鸡巴么?」艺菲低下了头,捉过来,含在嘴里,小舌头围绕着龟头舔舐。  
  「太爽了,美女你的口技太棒了。」舔了一阵,男人感觉时间已到,将鸡巴塞入淫穴。  
  「啊啊……啊……使劲儿一点……快……啊……」  
  「吃奶……吃我的奶子……啊……啊……鸡巴好大……」  
  「啊啊……艺菲……艺菲要丢了……再快一点……」  
  「射了啊!」  
  「继续……不要停……射了也要继续……丢了……丢了……艺菲丢了啊——」  
  两人做了一个小时,艺菲小穴被内射了六次,自己也高潮了四次。  
  「我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进来的?」十分钟后,男人如梦初醒,全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事。  
  ……  
  君萌一个人去室内游泳馆锻炼,天气冷了,附近也只有这么一家室内游泳馆还开业。  
  畅快地游了一个多小时,君萌回到更衣间洗澡,这里的环境还不错,洗澡的地方是完全独立封闭的空间,不像有些游泳馆只打了几个隔断而已,陌生人之间看到身体难免尴尬,学校里的澡堂更是连隔断都没有,简直不能忍受。  
  当她开门要出来换衣服的时候,忽然发现门口站着两个只穿着泳裤的男人。  
  「小美女,你身材真棒啊,这么大胆,来男更衣室洗澡。」一个男人按住了门,另一个迅速窜了进来抱住了君萌。  
  「你们放开我,这里是女更衣室。」「我们瞎吗?门口写着男女还能看不到?  
  看。「按住门的男人也钻了进来,他展示了一下手上的更衣柜钥匙,这里是女更衣室,我怎么开的门换的衣服?」难道真是自己走错了?君萌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那我走还不行吗?」「恐怕不行了,小美女这么好的身材,得让我们欣赏欣赏。」男人哪里忍得住,一把捏在了君萌奶子上。  
  「我来鉴赏一下下面。」说着另一个人竟然蹲下扳起了君萌的一条腿,把小穴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  
  「啊……」君萌一声惊呼,身体重心不稳,一下子扑在了另一人的怀里。  
  「这小穴太棒了,我得尝尝。」男人一口舔了上去。  
  「奶子也是极品呀。」另一个揉捏着双乳。  
  「啊……不可以……啊……别……啊……」君萌开始湿了。  
  「这妹妹水真多。」「真够骚的,自己跑到男更衣室洗澡,不就是找干嘛,咱们来满足她。」舔穴的那个立即脱掉了泳裤,鸡巴滋溜一声插进去。  
  「啊……不行……啊啊……」君萌感觉格外舒服。  
  「啊……放开……啊……啊……」  
  「你看,小淫娃已经这么爽了。」「穴里真舒服啊,我要射了。」  
  「不行……不可以……啊……啊……」  
  男人射了出来,另一个人立即接上,让君萌扶墙趴好,自己从背后插入。  
  「啊……啊……不要不要……啊……」  
  「这屄,太爽了。」  
  「啊……啊……不行了……快到了……到了……」  
  「小淫娃要高潮了,都射给你。」  
  「到了……到了……不行……到了啊——」  
  更衣室的3P做爱一直持续了七十分钟……  
  「诶?我们怎么在女更衣室?走错了,赶快赶快出去。」  
  ……  
  靖雯报了一个实验课,关于荧光材料方面的,需要进实验室操作的那种。  
  下课后,靖雯发了一会儿信息,却被负责实验器材的研究生学长捂住了嘴巴。  
  「给我一次,靖雯,就给我一次。」学长着了魔一样,一边说着一边脱靖雯的衣服。  
  「不要……别这样……不要……」  
  学长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张纱布捂在了靖雯的口鼻处,靖雯顿时失去了力气。  
  「啊……啊……啊……啊……不……不要……」靖雯没有反抗的劲儿,倒还有淫叫的声音。  
  「太爽了,真是极品的小穴,我的鸡巴充满力量。」学长越干越硬,越干越想干。  
  「啊……啊……不行……要去了……要去了……下面要不行了……啊啊——」  
  学长足足射了十二次才倒下。  
  「这是怎么了?」一个男同学回实验室找钥匙,看到了被侵犯的靖雯。  
  「我……我被他迷晕了……救我……」  
  「好,好的。」男生想给靖雯穿衣服,内裤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却忽然吻上了靖雯。  
  「你做什么……啊……不可以呀……」  
  「你说你被迷晕了,怎么晕倒的是他?我看你才是迷奸的实施者吧?」男生开始摸她的敏感部位。  
  「这么湿,还说被人奸?我也来。」男生插了进来。  
  「不要……啊……怎么会这样……啊……」  
  「要去了……不行了……快一点……啊啊……去了——」  
  又是十二次射精。  
  「学长,你……你这是……难道?啊啊啊啊啊!」男生醒来来到了同样赤裸身体的学长,以为自己被肛了菊,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  
  「啊……啊……啊……快点……快点插……」学校附近的一家ktv包房里,美航正在被五个男人团团围住,其中一人的鸡巴塞在小穴里,另一人的鸡巴插在屁穴里。  
  这本来是一次常规的同学聚会,大家也没喝酒,莫名其妙地发现成了这样。  
  「要到了……好爽……到了到了……啊……啊啊——」  
  男人们两个为一组,给美航玩起了二穴同干,精液一股股射进去,另两个人又顶上。  
  美航直到夜里两点才回来,小穴里吸收了二十次精液,屁穴里也有十五次。  
  「诶?哥几个怎么睡着了?咱没喝啊。」  
  ……  
  佳璇给姐妹们办了美容院的卡,让大家随时可以去,自己试过很不错,还真是有钱任性。  
  君萱发现美容师竟然是个男的。  
  「力度还可以吗?」男人的力道恰到好处,也并没有什么越轨的行为,难道这高级美容院,男人才是最顶级的按摩师?君萱不想显得自己没见识,也就让他继续下去。  
  按摩师在大腿处按揉的时候,君萱开始感觉到下体开始发热,她不自觉地并拢了双腿,下面她只穿了一条美容院提供的纸内裤而已,纸内裤一旦沾上了淫水……「没关系的,我们对顾客百分百负责。」男人将君萱一条腿蜷起来,开始按压小腿,只不过这个动作下,君萱的小穴失去了防御。  
  她能感觉到小穴似乎暴露在了外面,而淫水分泌得越来越多。  
  忽然,男人的手指按住了君萱的阴唇,两指向上一抹,纸内裤从小穴处断开,手指紧接着插了进去。  
  「啊……啊……你……啊……」君萱感觉到异常舒服,舒服得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啊……啊……不……要……啊啊……去了……啊——」君萱一阵颤抖,收获了一次高潮。  
  按摩师脱掉衣服,伏在君萱身上开始吃奶,手指不忘继续按摩阴唇阴蒂。  
  「啊……啊……不可以……啊啊……」  
  男人的鸡巴插了进来。  
  啪啪啪  
  男人的精液射了进来。  
  啪啪啪  
  男人的鸡巴插入了屁穴  
  啪啪啪  
  最终,男人射了十次,君萱高潮七次,几乎虚脱。  
  「你怎么跑贵宾区来了,出去出去。」经理很是奇怪。  
  ……  
  佳璇接受了一个朋友的邀请,说是去给一帮中学生讲英语的学习方法,这或许也是要利用她的美女效应。  
  来到教室,她发现所有门窗都被关好,甚至帘子都被拉上,只开了日光灯,显得有些昏暗。  
  「好了同学们,佳璇姐姐是z大英语系的高材生,今天由她来当模特,给我们演示女生的生理构造。」「不是英语学习吗?为什么是生理课?」佳璇一下子慌了。  
  「本来就是生理卫生讲座呀。」老师看上去也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不行……她不是这么说的。」佳璇被男老师放在了课桌上。  
  「你一定要配合呀,我们很不容易才请你来的,把衣服脱了吧。」佳璇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很自觉地脱下了所有的衣服。  
  男生们都看呆了,哪里见过这样的美女裸体,一个个鸡巴直立。  
  「佳璇,请打开双腿。」「不行。」男老师扳开了佳璇的腿,流淌着淫水的小穴完全展示在众人面前。  
  「别看……不要看那里……」  
  「老师,姐姐阴部为什么流水了?」「那是她的阴道做好了被插入准备,大家看,这里是大阴唇,这里是小阴唇,这里是阴道口。这是阴蒂。这是耻丘……」  
  男教师用一根细教鞭指着佳璇的小穴,讲解着构造,每点到一处,佳璇便叫一声。  
  「姐姐为什么要聊?」「那是她有了快感。好下面找几个同学来演示性交。」  
  「不行……怎么还有性交演示……不行的……」佳璇心里焦急万分,可就是动不了。  
  男生们踊跃报名,老师让五个看起来比较结实的男生上了台,一个一个脱掉内裤,鸡巴插入小穴。  
  「啊……不能这样……啊……啊……」  
  「老师我要射精了。」「好的,射进去。」「不行……怎么可以让……啊……让学生射进去……啊啊……」佳璇扭动着身体,却让男生更加舒服。  
  五个男生先后射在了穴里,一共才坚持了六分钟,而佳璇还没有达到高潮。  
  「老师来演示给你们看。」男老师迅速掏出鸡巴,插了进去。  
  「啊啊……啊……不要那么快……不要……啊……啊……不行……」  
  「不行了……停下来……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停下……啊啊——」  
  「同学们,这就是女生的性高潮,注意观察佳璇姐姐的身体变化。」男老师这时候还不忘上课。  
  啪啪啪  
  「啊啊……怎么还要做……不行了……啊……啊……啊——」  
  「快点……插快一点……要去了……用力……要去了啊——」  
  佳璇在接受了八次精液后,获得了第五次高潮。  
  「老师,我们拉上窗帘做什么?」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