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的特别服务】
重口味小说

作者:NoReality     阅读:
收藏本书

【女警的特别服务】

作者:NoReality
字数:10463

  在遥远的未来,不明原因的男女比例失调让男尊女卑重现于世,即使在监狱
里也不例外。

  在监狱里,女囚要服侍男囚,一般一个男囚都会有两三个女囚服侍。

  但随着社会的风气转好,犯罪的女性越来越少,即便是在那个对女性轻罪重
判的时代,女囚的数量仍然少得可怜。

  当一个女囚被关进监狱之后,全监狱的犯人都会轮流干她,监狱里的女囚不
出一个月,就会被犯人给活活干死。

  与此同时,监狱里却有大量的女狱警,因为男尊女卑的关系,男人不愿意干
这种又苦又累、还有危险的工作。

  在南方的一栋监狱里,女狱警为了给囚犯解渴,同时也为了展示自己的身材
,她们启用了一套新的警服。

  这套警服只有一顶带着警徽徽章的警帽;

  上身是一件有肩章的马甲,马甲的前面有两个大洞,露出她们的胸部;下半
身是长桶黑色丝袜外加高跟皮凉鞋。

  最开始,这些女警不停地在牢房外面走动、摆POSE,让犯人对着她们打
手枪。

  后来她们把牢门改成老式的铁栅栏门,犯人打手枪时,狱警也看着男囚犯的
裸体自慰。

  接着,女警索性隔着铁栅栏门,一边自慰,一边为犯人口交。再后来,警察
把屁股对着栅栏门,让犯人干她们的小穴。

  最后,她们直接爬上牢房里的床,在床上为犯人服务。虽然在社会上女人比
男人多,而在监狱里,狱警的数量却没有囚犯多,所以很多时候,囚犯需要排队
接受女警的服务。

  李刚,生于警察世家,他的父亲是市警察局局长,他的母亲也是,他的同胞
姐妹中,有16个是警察,他的父亲没事的时候,就和警察局里的女警胡搞,这
也让他有数不清的同父异母的姐妹,这些姐妹中,又有不少成为了警察。每次市
警察局举行团体活动时,你就会发现,大部分警察都长得一个模样。

  李刚他爸也不管这些警察是不是自己的亲女儿,他还是经常把女警带回家,
他让女警们戴着警察的帽子,不让她们戴胸罩,解开她们上半身的制服,用手铐
把她们高高吊起。

  李刚他爸用鞭子对着女警的裸体一阵乱抽,把她们打到下身湿润之后,再去
干她们。

  李刚小时后总是偷看他爸爸干这些事,这让他从小就想当警察。

  李刚的学习成绩总是在倒数第一、倒数第二之间晃动,以他的成绩,当上警
察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当警察并不是他真正的愿望,让女警服侍他才是他
真正的目的。

  初中的时候,一次李刚躲在阳台上,偷看他爸用鞭子抽打几个几个女警,突
然他爸的手台响了。

  「001,请讲,明白,立刻赶到。」

  一般局长的手台是不会轻易响的,如果响了,就证明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
发生了,不过李刚并不关心这些。

  他从阳台走进屋子,几个被吊起来的女警看到局长的儿子走进来,不知道该
如何是好。

  当然,因为她们被吊了起来,嘴巴还塞着一个球,她们现在不能动也不能说
话。

  如果是其它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见到几个被吊起来的裸体女人,不是害羞
地跑开,就是上前一通乱摸。

  而李刚则不一样,李刚捡起地上的鞭子,笑了笑,然后抡起鞭子,啪啪地抽
打这几个女警。

  他的臂力不输给成年人,他手中的鞭子打得几个女警皮开肉绽,她们想叫又
叫不出来,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声。

  打够了,他就把几个女警从房顶上放下来,她们虽然双手被铐,不过还可以
摘下自己口中的球。

  李刚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等待女警过来服务。

  一个很漂亮的女警喘着粗气,爬上了床。

  一个女警拦住她:「等等!他还未成年!妳这样是犯罪!」

  「我不管!就算待会儿枪毙我我也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想……」

  饥渴的女警痴痴的盯着李刚已经涨大了的小鸡鸡,用双手抚摸了一阵之后,
一口把它含进嘴里。

  她舔过一阵之后,把他的小鸡鸡吞进自己的下身,她的腰开始上下晃动,她
双手揉搓着自己的乳头,脸上无比淫荡。

  旁边的女警也忍不住了,一个女警坐在李刚的脸上,让他舔自己的淫穴。

  李刚虽然没什么经验,不过还是把这个女警舔得欲仙欲死。

  之后的两个小时里,他和几个女警高潮不断,最后几个人的体力被消耗得一
点不剩,几个人在床上抱在一起,呼呼大睡。

  等到他爸回来之后,看到此番情景,先是给几个女警一顿大嘴巴,然后把儿
子骂个狗血淋头,但是事情还是过去了。

  尝到甜头的李刚,开始缠着他的姐姐玩SM,而且必须穿警服和他玩,最后
几个姐姐心软了,同意了和他玩SM,结果整个初中到高中的阶段,他的姐姐们
总是被他折磨得无法上班,他爸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不再干预了。

  等到他高中毕业的时候,警察几乎成了女性独霸的职业,整个城市,只有七
八个男警察,而且都集中在市局,分局里只有女警。

  高中毕业后,他在家里游手好闲,每天晚上,他都留出家,像逛妓院一样的
逛市警察局各处的分局。

  他喜欢用粗大的警棍插捅这些女警的阴道和肛门,以此来激发自己的性欲,
被他这样捅过的警察,都要在医院里治疗几天,再回家静养几天,才能上班。

  他喜欢一边干女警,一边用电击棒电女警的乳房。

  最后,他让三五个女警在办公桌上M字开脚,让一个女警给他口交,同时他
用电击棒电那些M字开脚的女警的阴部,女警的惨叫吵得附近的邻居都不得安宁
,但是他不管这些,在把这些女警电得昏死过去之前,他是不会停手的。

  这些女警对他如此服从,除了他是警察局长的儿子之外,也因为这些饥渴的
女警也希望被男人如此对待。

  李刚高中毕业的几年之后,他就和几个流氓混熟了,这些流氓平时都躲着警
察,而因为李刚的关系,现在他们可以和李刚一起,明目张胆地凌虐这些女警了


  几个人甚至把每个警察局里的拘留室,都改造成了SM游戏室。

  这一天,他们去一个警察局玩,他们挑了几个女警,把她们带进SM游戏室
。几个警察按照要求脱掉衣服,只留帽子和上半身的制服。

  李刚指了指游戏室里的绞刑架,问道:「谁愿意玩这个?」

  「我玩。」

  一个勇敢的女警站了出来,她登上绞刑架下面的凳子,把绳套套在自己的脖
子上,最后掏出兜里的手铐,把双手铐在背后。

  两个流氓拿过来两根警棍,分别往她的菊花和淫穴里塞。

  「呀~呀!!」

  警棍又粗右长,虽然插进肛门的警棍三下两下就全部插进去了,但前面的就
不容易了,好在经过长期的性虐,这些女警的宫颈口都已经被干松了,经过十多
分钟的抽插,警棍穿过她的宫颈,直捣子宫顶。

  「疼!啊?」

  女警刚叫了一声疼,李刚就一脚踢翻了她脚下的凳子,她整个人就这样吊在
了绞刑架上。

  其余的女警跪在这些男人的面前,脱下他们的裤子,为他们口交。

  这些男人则用手中的电击棒,电击这个被吊起来的女警的全身,当然,电击
的重点还是在乳头、阴蒂上。

  几个男人越玩越兴奋,他们把这几个女警按在墙上,或者从前面,或者从后
面,干她们的淫穴。

  那个吊起的女警,就挂在一边不停地挣扎,给这场乱交助兴。

  二十分钟后,女警被从绞刑架上放下来,但吊上去的是个女警,放下来的却
成了女尸。

  「唉,又死了一个。」

  虽然他们刚刚弄死了一个女警,但这些男人并不担心,有人还兴致勃勃地奸
起了尸体。

  在之前的绞刑游戏中,也出现过几次把女警弄死的事情,不过都被李刚想办
法弄成了「意外」,所以他们并不担心弄死几个女警。

  女警们明知会有生命危险,也乐意参加他们的性虐游戏。

  时间一长,几个男人的胆子越来越大,竟然搞起了虐杀派对。

  话说这天,他们找到了六个自愿被虐杀的女警,李刚把她们带到自己的别墅
里,那里已经有十几个狐朋狗友在那里等他们了。

  六个女警带着警察的帽子,警徽用别针别再自己左侧的乳头上,手脚上是S
M风格的皮手套和皮靴,腰带上夸着货真价实的警用做轮手枪。

  「各位嘉宾,请允许我们代表本市的全体女警,为大家献上我们的热舞。」

  他们把音乐的音量开到最大,六个女警在舞曲的伴奏下,跳起了钢管舞,她
们为今天的虐杀派对而特意去学了钢管舞。

  这些女警都有些舞蹈基础,学起钢管舞也没多大难度,很快她们就达到了专
业水平,这段精采的钢管舞也被在场的男人用DV机录了下来。

  男人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他们冲上舞台,强行打断女警的热舞,他们把
女警们从台上拽下来,然后用各种姿势去干她们。

  干着干着,男人们都有些饿了,他们把一个女警绑起来,一刀刀地从她身上
割肉,然后烤着吃。

  那个女警疼得要命,但是她不愿意扫大家的兴,她咬着牙,一声不吭地让男
人们割她的肉。

  「疼!疼!我要斩首!」

  男人和这些女警之间达成了协议,男人可以任意折磨她们,但是如果她们疼
得受不了了,可以要求提前结束生命。

  现在女警身上比较美味的部分都被切下来了,而男人们也都吃饱了,不会再
从她身上切肉了。

  如果男人不再从她身上切肉,就表示她在短时间内又死不了,而且要忍受极
端痛苦。

  男人们听到她的请求之后,就把她血淋淋的身体搬到断头台上,男人们发现
,她的淫穴湿了。

  「斩首之前,要不要我再干妳一次?」

  「啊,太好了。」

  一个男人就在断头台上干她的淫穴,在男人要射了的时候,断头台斩下了女
警的脑袋,旁边一个男人手急眼快,接住她被砍掉的脑袋,扔给正在干她的男人


  男人把她的头摆在她的屁股上,抽入肉棒,把精液射在了她被砍下的脑袋上


  周围的几个男人也围了上来奸尸,然后在她的淫穴、肛门、在她的脸上射精


  现在她残缺不全的双腿张开,淫穴和肛门里滴滴嗒嗒地流着男人的精液,屁
股上顶着自己的脑袋,她的脸上也满是精液。

  这个有趣的画面也被DV机记录了下来。

  此时有一个女警喝醉了,捂着自己的小穴,不让男人干。

  男人使劲掰她的手,正在这时,她哇的一口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之后她
还站在那里傻笑。

  后来男人急了,把她按在断头台上,她就趴在断头台上吐。

  刀刃从天而降,切下她的脑袋,前所未见的是,她的鲜血和呕吐物竟然同时
从她的脖颈中喷出来。

  没有脑袋的她要乖多了,男人们想怎么干她,就怎么干她。

  一个对自己的胸部很自豪的女警,从一开始,就用自己丰满的乳房来为大家
服务。

  现在她站在舞台的中央,对大家说:「我的乳房现在很饥渴,求大家快点折
磨我的胸部吧。」

  说着她晃了晃自己的乳房。

  男人们让她跪在桌子前面,她硕大的乳房就这样摆在桌子上,男人把她的乳
房拉长,用钉子把她的乳头钉在桌面上。

  接着,几个男人用锤子死命地砸她的乳房,她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让女人
羡慕的乳房被砸成青紫色,又被慢慢砸扁。

  「呀!!好刺激!!大家用力砸呀!」

  乳房是很柔韧的,想把她砸扁,要用不少时间,几个男人轮番砸她的乳房,
砸了一个小时,最后把她的乳房砸成了两摊肉泥。

  几个人把疼得动弹不得的她抬起来,竟发现她的阴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她又被男人们轮流干了几次,男人们一边干她,一边摸她乳房的断面。

  「好刺激!不行了!我要死了!」

  被干的女警觉得刺激,干她的男人也一样,男人们玩腻了,就把她放到断头
台上,砍了她的脑袋。

  另一个女警则开始为大家表演她的绝技,她下身的三个洞都被开发过,她的
肛门里塞得下六个橘子、阴道吞得下男人的两条手臂、就连尿道都能承受男人肉
棒的抽插。

  几个男人在她的尿道里爽过几次之后,开始打起她阴道的主意。

  有人拿过来一个特制的按摩器,他把这个直径超过16公分、高度超过30
公分的按摩器固定在桌子上。

  其他人给她的肛门、尿道里插进去大小两个按摩器,接着命令她骑在那个巨
型按摩器上,这个女警很轻松地就将她吞入穴内。

  按动按钮,按摩器开始高速旋转,然后女警就迎来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男
人按动了另一个按钮,结果高潮的呻吟立刻变成了尖叫。

  一个男人坏坏地问这个女警:「告诉大家,妳为什么叫?」

  「刀……片,按摩器上有刀片,它正在撕碎我的阴道……」

  女警艰难地说着自己阴道的感受。

  「要我关掉它吗?」

  「不要,我想被它搞死。」

  不过她未能如愿,最后按摩器都从她的肚皮中钻出来了,她还没有死掉,大
家只好把她斩首。

  男人们越喝越多,开始吹牛。

  一个男人夸口说,他曾经在十分钟之内,只用拳头打一个女孩的肚子,就把
这个女孩活活打死了,其他人不信,要他当场演示。

  一个肚子上都是腹肌的女警站出来,自愿当试验品,几个男人也不客气地把
她固定在一个架子上。

  「开始!」

  女警一声口令,男人开始打她的肚子,旁边的人开始计时。

  男人的拳头像雨点一样打在女警的肚子上,女警先是一声不吭,后来她难以
忍受疼痛,开始大叫起来。

  「伊!呀!」

  几个男人从侧面玩她的乳房,还有男人从架子后面伸手去玩弄她的小穴,被
打的女警的淫穴一直在流水。

  时间一分分过去了,女孩的叫声也越来越微弱,终于,女警不叫了,这个男
人又打了她十几拳,才肯停手,周围的人作证,这个女警的确被打死了。

  「时间多少?」

  「28分钟,小子你吹牛!」

  然后在场的人一阵大笑,李刚在旁边摆弄着女警留下的做轮手枪。

  「这些枪都是真家伙吗?」

  女警回答:「都是真的。」

  「里边怎么没子弹?」

  「我们是出来玩的,手枪只不过是个装饰,干嘛要子弹?」

  「不对呀?」李刚叫起来:「这把枪里有子弹!」

  「我看看。」

  女警跑过去检查那把枪,里面的确有5发子弹。

  「一定是哪个女警忘记把子弹取出来了。」

  李刚抢着说道:「这个先别管,我还没用手枪打过活人呢,妳要不要让我打
几枪?」

  李刚虽然用商量的口气,但是女警知道,如果不答应他的话,他照样会开枪
的。

  「好吧,不过你小心点,不要伤到别人。」

  李刚先把一空酒瓶塞进女警的阴道,把她的警帽带好,然后把她带到院子里
,让她背对着墙站好。

  因为他平时经常玩枪,他对对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他站在离女警十米远的
地方。

  他第一枪先瞄准女警阴道中的酒瓶,子弹在她的小腹上打开了一个大洞,撕
开她的膀胱,把酒瓶打碎,子弹最后从她的肛门飞出来。

  酒瓶的碎片瞬间把她的阴道划烂,大部分碎片哗啦啦地从她的淫穴里掉出来
,一些碎片还钻进了她的子宫。

  「啊!疼死我了,这招够狠!」

  女警挣扎着没有倒下,准备承受下面的枪击。

  第二枪击中了她的右侧乳房,巨大的冲击波让她的乳房如同气球一样炸开,
子弹穿透她的一个肺叶,从她的后背钻出去。

  这一枪把她打得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摔在地上。

  「起来!快起来!让我打妳的膝盖。」

  李刚知道,这个女警快要死了,他要抢在她死掉之前,多打几枪。

  在他的催促下,女警艰难地站起来,她的膝盖还不停地大颤。

  李刚的第三发子弹准确地打碎了她的膝盖,女警一头栽倒在地上。

  李刚踢了她一脚,让她翻了个身。李刚瞄准她的左乳,她看着黑洞洞的枪口
,微微一笑,呯!她的左乳也炸开了,子弹同时穿过了她的心脏……

  派对结束后,李刚把最后弄死的两个女警的头砍下来,和之前砍下来的四个
人头一起做成标本,每个标本的头上都戴着她们生前所戴的帽子,帽子上都有警
察的徽章。

  李刚把这六个头颅放到柜子里,和他之前的收藏品摆在一起。

  六个女警的死亡被解释为「意外」,就像之前的几次一样,这本来应该没有
问题的,但是不只是谁,把他们在派对上拍摄的视频上传到了网上,结果他们虐
杀女警的事情因此而曝光。

  从他家中搜出的录影和一个个女警的人头,都成了铁证,在铁证面前,他们
只能认罪。

  首犯李刚,被判无期徒刑,从犯被判20年到4年有期徒刑。

  无巧不成书,李刚正好在故事开始时提到的那个监狱里服刑,李刚除了吃饭
、睡觉、劳动以外,他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和狱警做爱。

  他经常向狱警炫耀,他以前杀过多少女警,以及女警在被杀之前有多么淫荡
,久而久之,这些狱警也有了被杀的冲动。

  和小地方的女警不同,这里的狱警的法制意识都很强,她们不会犯法,也不
会帮助别人犯法。

  过了两年,女警们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了,政府计划通过处决一部分没有犯罪
的女性来降低男女比例。不过这个计划暂时只能秘密进行。

  政府原本想让执法部门从社会上招募处决志愿者的,但是万一警察处决平民
的事情败露,会损害警察的形象,所以政府决定先处决一百名女警。

  这一百名女警中,有三十名是这个监狱中的狱警,七十名是其它地方的女警
,所有被处决的女警都是自愿报名。

  很快,这一百名警察就住进了监狱。

  这件事情也让李刚兴奋不已,因为他有可能再次看到女警被杀的场景,说不
定还有可能自己动手杀掉几个呢。

  事情一开始就没有想像中的顺利,全世界范围内的废除死刑已经有一百多年
的历史了,大家都不知道该用哪种行刑方式,她们首先听取要被处决的女警的意
见。

  一些做事古板的女警提出要用枪决、静脉注射、电刑等方式执行死刑。

  而一些爱虚荣的女警希望能被精美、高档的刑具处死。

  欲求不满的女警大声要求在男囚面前行刑,而且要全裸。

  过了几天,监狱申请到一些子弹,最开始的处决开始了。

  首先是6个穿着整齐的女警,她们站成一排,背靠着墙壁。

  执行死刑的刽子手掏出手枪,向她们射击。

  子弹从她们的左侧乳房射进去,射爆她们的心脏,子弹穿过她们的后背,最
后撞在她们身后的墙上。

  女警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不到一分钟,就轻松地结束了六个女警的生命。

  监狱里的两百多个男囚犯被带进刑场,接着,7个女警走到刑场的中央。

  音乐响起,7个女警伴着音乐脱下自己的警帽、警服。

  「别摘警帽,直接脱衣服!」

  不知道台下谁喊了这一句,其余的囚犯也起哄一样地附和着。台上的女警没
有办法,只好又把警帽戴上。

  女警们一边做着富有挑逗性的动作,一边脱内衣,七个女警很快就脱光了自
己的衣服。

  囚犯的性欲被这些女警挑逗起来,囚犯们一拥而上,开始强奸这七个女警,
之前被枪毙的六个女警也无法幸免,她们的尸体也被扒光衣服,被囚犯们强奸。

  两百多名囚犯的性欲集中在这几个女警的身上,女警们都有点吃不消了,她
们差点在被枪毙之前,就被男人的精液呛死。

  混乱的场面持续了两个小时,在场的七个女警和六个女尸的身上、脸上,都
是精液,七个女警被犯人们干得腰身酸软,爬不起来了。

  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七个女警互相搀扶着,站到、或者说靠在墙上。

  刽子手进入刑场,呯!枪声一响,一个女警倒在了地上,然后就是囚犯们的
掌声、叫好声,这些囚犯并不是恨这些女警,他们只是享受处死警察时的兴奋而
已。

  处死了那些比较好伺候的女警之外,该对付那些挑剔的女警了,好在监狱里
有几个制作高档手工家俱的犯人,当狱警请他们制作处决女警用的刑具的时候,
几个囚犯欣然答应了。

  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他们做出的第一件刑具,是一把安装在玻璃
水槽上的椅子。

  女警的手脚、腰、脖子被固定在椅子上,刽子手拉动旁边的一个把手,椅子
就会慢慢下沉到玻璃水槽里。

  水面会慢慢漫过女警的脚踝、大腿、鼻翼、头顶,此时外面的人可以清楚地
看到女警在水槽里挣扎的样子。

  这个刑具设计得非常巧妙,用来淹死女警的水槽,同时也是配重,它可以让
坐在椅子上的女警慢慢沉入水槽,也可以让刽子手用很少的力气,就把淹死的女
警从水槽里升上来。

  这个刑具还有一个有趣的地方,除了刽子手可以从外面启动刑具外,坐在椅
子上的女警,也可以用脚下的踏板来启动刑具。

  有人喜欢这个水槽,也有人不喜欢,不喜欢的人觉得,这个刑具让女警的受
刑时间太长了,于是工匠们又为她们准备了断头台。

  这个特别设计的断头台只有两米高,没办法,女警不喜欢太笨重的刑具,她
们觉得没有美感。

  断头台是利用刀刃下落的动能来斩下人头的,如果高度不够,就没有足够产
生动能的势能了。

  因此,工匠们只能在断头台的轨道两端装上弹簧。

  在刀刃升到顶端时,顶端的弹簧被压缩,底端的弹簧被拉伸,当刀片被释放
时,顶端的弹簧推动刀片,底端的弹簧拉动刀片,使得刀片很快就能达到需要的
动能。

  眨眼的瞬间,就能让断头台上的女警身首异处。

  当断头台造出来之后,大家对它赞不绝口,有些选择其它行刑方式的女警,
也改选在断头台上斩首了。

  最后有17个女警选择斩首,她们分成四组,一组穿着衣服斩首,一组只穿
内衣斩首,一组全裸斩首,一组在被犯人轮奸后斩首。

  有些女警批评溺水座椅处决的速度太慢、给女警造成的痛苦太多,而有人却
反而觉得溺水座椅的行刑速度太快。因此,工匠们为这些女警准备了可以延长处
刑痛苦的刑具。

  刑具由两条手铐和一根长长的穿刺杆组成。

  一开始,女警的双手被手铐吊起来,呈「丫」字形,穿刺杆的尖头埋在女警
的阴道里。

  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女警的身体会慢慢下降,穿刺杆也会慢慢刺入她的子
宫,穿过子宫顶,进入胃部,最后从嘴巴里钻出来。

  此时行刑过程并没有完成,女警要在身体被贯穿的痛苦中煎熬一天,才会因
为脱水而死掉。

  这种痛苦的死刑方式,竟然还有4个女警使用,只不过行刑的时间太长了,
要花掉五六天的时间才能处决这四个女警。

  在未来的几天里,每天都会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女警,在穿刺杆上受刑。

  有一些女警不想被强奸,也不想死后被奸尸,女警觉得监狱在纵容犯人强奸
她们,所以她们要求工匠们准备一种可以让她们尸骨无存的刑具。

  工匠们最开始想做个水压机,但是制作难度太大,只好放弃;

  用旋转的刀刃绞碎女警也是个好办法,但需要耐用的刀刃、定做的框架、大
功率的电机,也不现实。

  最后工匠们建议监狱买一台垃圾压缩机,其余的备选方案还有用硫酸融化女
警、让饥饿的狼群把女警撕碎等等,但听上去都比垃圾压缩机要恐怖。

  垃圾压缩机买来了,虽然「垃圾压缩机」几个字被从机器上擦掉了,但它还
是垃圾压缩机。

  18个女警不情愿地钻进机器,虽然她们希望自己完全被处理掉,但是垃圾
压缩机肯定不是她们的最佳选择。

  机器启动了,机器压缩的速度原本想像中的慢,机器两侧的活塞慢慢向中心
挤过去,半分钟后才碰到女警的身体。

  接着机器挤压着她们的胸腔,让她们无法呼吸,她们的胸腔被一点点压碎,
肋骨穿透她们的肺叶,这些不能言喻的痛苦都写在了女警的脸上,她们惊恐的表
情把周围的女警都吓傻了。

  机器继续工作,鲜血从女警的口鼻中,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身体被压碎之
后,他们的头颅开始像鸡蛋一样一个个地裂开。

  最后,18个女警被压缩成了一块硬梆梆的肉块,而机器从女警身上榨出的
血、脑浆、脂肪的混合物,铺满了整个刑场,用了好几天才把刑场打扫干净。

  之后,这个高价买来的垃圾压缩机,再也没用过。

  正在女警们研究处刑方案的时候,监狱里的囚犯也要求参与行刑。

  李刚带头,要求女警发扬奉献精神,既然都要死了,不如让囚犯亲手虐死,
让囚犯娱乐一下。

  女警们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当两百多个囚犯包围了剩下的女警时,这些女警
比被喂给恶狼还可怜。

  囚犯们知道,这些女警就是为了给他们虐杀而准备的,为了防止暴动,囚犯
们手里没有利器,也没有绳子,直接扭断脖子又没什么意思,所以他们虐杀女警
的方式只能是拳打脚踢、牙咬、手抠之类的。

  囚犯不想一下子把她们弄死,又想玩得尽兴,于是他们制定了一套方案。

  一开始,先是常规的轮奸,一个小时的轮奸之后,囚犯要求这些女警骑在囚
犯的身上,给他们的肉棒服务,几个囚犯同时用拳头猛打女警的腹部,或者用牙
咬她们的手臂、腿、耳朵、胸部。

  这一轮下来,女警的身上都是牙印和爪痕,好多女警的乳头、手指、耳朵都
变得残缺不全了,有几个还被咬掉了鼻尖。

  狱警和女警有约在先,只要女警大喊「救命」,狱警就会让囚犯停止性虐,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除了两个女警喊救命以外,其余的都坚持了下来,虽然她们
在哭在喊,但没有反抗的意思。

  接下来,囚犯用鞋踩碎她们的手指、扭摺了女警的手脚、用手指在她们的下
身乱挖一气,没过多久,所有的女警的手脚都断掉了。

  此时又有一个女警喊了救命。三个小时眼看就要到了,囚犯们承诺过,三个
小时内让这些女警死掉。

  到了最后的阶段,囚犯们开始用脚踢女警的阴部,把她们的阴部踢得喷血。

  囚犯们在她们的肚皮上一阵踩踏,女警脆弱的生命也就消失了。

  一百个女警就这样死掉了,总体来说,这次的处决很成功,但是还是有两个
需要改进的地方。

  第一个,用来完全销毁女警的垃圾压缩机是个失败,使用时,被处刑的女警
痛苦大、痛苦持续时间长,女警的血液和脑浆流得满地都是,场景太恐怖。

  解决的方法是使用为此而定做的粉碎机,可以让女警在进入机器后几秒钟之
内失去生命,变成肉酱。

  第二个,最后的轮奸+性虐的环节太恐怖了,对于这一点,监狱里的犯人也
觉得委屈。

  他们说,供他们虐杀的女警太少了,所以造成了十多个犯人冲向一个女警的
恐怖场面;

  还有,囚犯手里没有专用的性虐工具,所以只能用牙咬、用手抠,最后再把
女警乱拳打死。

  事情还没有结束,三个月之后,政府又召集了500个用于处决的女警,这
下可把监狱里的囚犯乐坏了。

  这次又引入了绞刑,这次,囚犯们能欣赏到了五十多个女警,在裸体的状态
下被绞死的表演。

  在最后的由囚犯完成的虐杀环节中,虐杀的时限从三个小时放宽到了八个小
时,同时也允许囚犯用鞭子和绳子凌虐女警。

  结果出现的是两百多个女警应付两百多个囚犯的场面,同时囚犯们的性虐分
散到了八个小时之中,因此没有出现太过残酷的场面。

  囚犯们把女警绑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然后就和上次一样,囚犯用牙咬、用手
抠,但是用鞭子代替了拳头,据说,鞭子带给人的痛苦更强烈,但给人的伤害却
没有拳头大。

  囚犯们玩累了就会停手,这样女警们也有了喘息的机会。

  这次女警受到的性虐时间更长,但却没有人喊救命,在最后的处决环节中,
只有几个女警是被囚犯踩死的,其余大部分都是在囚犯的抽插下,被慢慢勒死的


  第二次处决比第一次还要成功,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次队女警的处决之后,
囚犯们的情绪非常的好。

  囚犯们都表示要认真劳动、积极改造,争取早日出狱(最后一条是骗人的)


  政府也尝到了甜头,决定扩大警校的招生,扩编警察编制,可以想像,之后
会有更多的女警要被处决。

  后来监狱里也有了变化,女狱警可以随时申请被处决。

  慢慢地,监狱成了流动最大的部门,来到这里的新警察,一般都会在三个月
内申请自愿接受处决。

  其中也有许多希望被犯人虐杀的。

  李刚在监狱里有些乐不思蜀了,他在这里有很多虐杀女警的机会,和往常一
样,他总是要求女警戴着警帽接受虐杀,这个是不能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