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格斗】
重口味小说

作者:姬小路     阅读:
收藏本书

【男女格斗】

作者:姬小路
字数:11000
  在城西富康来娱乐城,有位常客叫黄杰,他是一个富二代,终日无所事事,
经常来娱乐城消遣,在外人眼里,他是一名花花公子,其实,他更爱寻求刺激的
东西,例如SM和角色扮演。

  这天,为了满足他的欲望,他想了一个新的玩法,他打电话让一个他熟悉的
舞女小桃,让她到他的一个别墅来玩。小桃对于他的特殊爱好早有所闻,于是问:
「杰哥儿,今天我们玩什么呢?要不要我准备点工具?」黄杰说:「不用了,今
天咱们来玩格斗游戏,咱们俩对打。」小桃说:「哎呦,杰哥您真会开玩笑,你
一个大男人,我一名弱女子,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呢?」

  黄杰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的?有风险才有回报嘛!跟你说了,你赢了我给
你一万。你输了,今晚就乖乖陪我,任我摆布,哈哈。」小桃是那种见钱眼开的
女人,这点早被黄杰看穿了,黄杰知道她不会拒绝。但是小桃知道黄杰既是受虐
狂也同时是一个虐待狂,一个人单身前往非常危险,于是她撒娇说:「这样不公
平,你让我叫上我一个姐妹一起来,两个对一个,这样才公平。

  但是你要把赢的奖金加到两万。「黄杰一听,正中下怀:」好,没问题,你
们赶快过来,记得穿高跟鞋。「小桃马上找了她的一个要好的姐妹,名叫芳华,
芳华原来是体育学院的,据说在学校的时候因为经常打架被开除了,现在要找人
打架,就她最适合了。

  小桃是一个美人胚子,身高有一米七,身材很苗条,今天她知道不是去接客,
所以穿上一件紫色毛衣,外面套一件麻织西装外套,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衬托
出她的长腿,脚上她穿了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既可以保护脚部,同时也很具杀
伤力。芳华刚刚从娱乐城下班,还穿着一件白色水墨旗袍,下摆长及膝盖,脚蹬
一双白色尖头高跟鞋,芳华身高大概1米68,长发飘飘,也是美艳动人。

  她们俩打的来到黄杰的别墅,一进门就看到黄杰换上了一套练功服在等着她
们。黄杰说:「来来来,我等不及了,里面有专门的格斗房。」来到格斗房,小
桃看到,这里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铺了木地板,墙壁上贴了防护垫。

  黄杰说:「规矩是任何部位都可以攻击,但只能用脚攻击对方,不能用拳头、
巴掌和指甲攻击对方,只能抓衣服,不能抓头发和其他身体部位。你们不用留情,
我也不会怜香惜玉,直到一方认输,比赛结束,如果我认输,你们就赢了,如果
你们两人都认输,我才算赢,这样公平吧?」小桃这个小妖精马上提出抗议:
「等等,杰哥,我要提出抗议,你要我们穿高跟鞋,你也要穿紧身牛仔裤和高跟
鞋才公平,我们已经准备了几双你的码数的高跟鞋,你可以从中挑一双来穿。」

  黄杰一听,也好,这样够新鲜刺激,大大满足了他的猎奇心,于是他换了白
色T恤,蓝色紧身牛仔裤,穿上了一双小桃拿来的白色高跟凉鞋,这双是鞋跟最
低的了,但也足有6厘米。

  于是比赛马上开始。黄杰以前也有过易装的幻想,但是高跟鞋他还是第一次
穿,多少有点不适应,芳华看出了这点,主动上来进攻,小桃则谨慎地在一旁试
探。芳华摆出格斗的架势,慢慢向前移动,黄杰看她一个人上来,猛地一脚踢向
她下阴,芳华身子往后一退,黄杰这脚踢空,用力太猛,脚下一个不稳,向前踏
出两步,小桃一看机会来了,抬起脚,高跟鞋照着黄杰的下阴要害就蹬过去,黄
杰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牛仔裤裆部吃了小桃鞋底一脚,幸好不是鞋跟踢中,但
也痛得黄杰倒退几步,捂着裆部靠墙站着。

  勇猛的芳华马上冲上去,双手抓住黄杰的胳膊,用膝盖顶黄杰的裆部,但是
黄杰用手紧紧护着裆部,等芳华撞了两下,黄杰马上回敬芳华一膝盖,不偏不倚
顶在她旗袍的裙子里,芳华立刻痛得娇喘一声,踉跄后退,捂着下阴蹲在地上。

  黄杰不管她,向着小桃去,飞起一脚踢向她下阴,但是小桃已经看出了他的
招数,高跟鞋往黄杰的胫骨踹了下去,黄杰的脚刚踢出,胫骨就被小桃的鞋跟踹
了一记,骨头上马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黄杰差点站不稳,扶着墙一只手
不断搓着被高跟鞋踹到的胫骨。

  小桃一招得手,再次一脚踢向黄杰两腿中间,黄杰急忙双腿一夹,把小桃的
脚夹住,他这次来气了,抓着小桃的头发,把她往墙上一撞,幸好墙上有防护垫,
不然小桃可能头破血流了,接着他扬手给了小桃一个耳光。小桃马上捂着脸哭了
起来:「又说不能抓头发,又说不能打耳光!你欺负人!」黄杰这时才意识到自
己刚才气过头了,犯了规。

  他马上抚摸着小桃的脸,赔礼道歉:「对不起啊宝贝,你看我多没记性,自
己都忘记了……啊……」还没等他说完,后面的芳华已经对他发起了偷袭,黄杰
被芳华用她的尖头高跟鞋从后面往两腿中间猛踢一脚,一阵钻心的痛楚马上从阴
部传来,黄杰一阵无力,就要跪地上了。芳华从后面抱着黄杰,不让他倒下,说:
「小桃,让他不守规矩,抽丫的!」

  小桃马上不哭了,满脸怒容地骂道:「居然打老娘的脸?破相了我跟你没完!」
说着,膝盖往上重重顶在了黄杰的裆部,黄杰感到下身一阵麻痹,但还没等他透
过气,小桃照着他的下体又是一脚,这次踢中下体的是那杀人的鞋尖!黄杰闷哼
一声,挣开芳华的钳制,像堆烂泥似的瘫在地上,缩成一团。

  芳华蹲下抓着他一只脚向上抬起,小桃则踩着他另一只脚不让他缩起来,芳
华问:「小样,认输了没?钱归我们了!」黄杰咬着牙挤出两个字:「放屁!」
话音刚落,芳华的高跟鞋就顺着黄杰的大腿用力往下一踩,鞋跟准确无误的命中
了左边的蛋蛋。「啊……噢噢,痛死我了!」

  黄杰两脚乱踢,挣开了两个魔女的控制,滚来滚去滚到墙角上,像只受伤的
野兽,嘴里啊啊直叫。看到黄杰的狼狈样子,两女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并
没有继续追打他。过了一阵子,黄杰疼痛稍减,就站起来恶狠狠地对两女子说:
「把我惹火了,等会我要让你们跪地求饶。」小桃看到黄杰的样子有点害怕了,
对芳华说:「姐姐,他好像没事了,接下来怎么办?」

  芳华盯着黄杰的一举一动,低声说:「刚才我那一脚踩下去,我估计他痛得
够呛,没有那么快恢复的。上次我跟隔壁组那个骚女人美玲打架,我也是趁她倒
地的时候往她裙子里踩了一高跟鞋,她足足有一个星期没来上班。咱们只要跟他
拖时间,他很快就不行的。」

  黄杰逼近过来,小桃和芳华往两边散开,一左一右包围他,黄杰一脚踢向芳
华,芳华连忙后退,黄杰穿高跟鞋明显影响了他的速度,小桃一看机不可失,又
想过来偷袭。黄杰早料到小桃的偷袭,马上回身一脚扫中了小桃的腰部,接着一
个后蹬,黄杰的鞋跟正中小桃牛仔裤的裆部位置,小桃马上惨嚎一声,捂着裆部
满地打滚。

  芳华一看要救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摆出防守的架势,等黄杰过来进攻。黄杰
解决了小桃,再向芳华逼近,他一步步走得很慢,似乎格外小心,实情是刚才踢
小桃的时候,黄杰感觉到裆部一阵阵痛楚慢慢散开,刚才被踩的左边蛋蛋现在犹
如火烧一般,如果急着进攻恐怕痛楚发作。

  他打算把芳华逼到墙角再用身体力量压上去制服芳华,但是这时的他哪里是
骁勇善战的芳华的对手,芳华知道他的来意,一下子从墙边溜了过去,黄杰马上
回身追过去,芳华突然回身,旗袍裙动,黄杰知道芳华要踢自己,他连忙双手护
住裆部要害,但芳华的目标并不是裆部,而是结实地踹中他的胸口,巨大的冲力
让黄杰蹬蹬后退两步,马上感到一阵胸闷,气喘不上来。

  芳华又再逼近,黄杰只好忍着剧痛抬腿扫向芳华腰部,但是剧痛严重影响了
这一脚的速度,被芳华一转身轻松地夹住了他的脚,接着,背对着黄杰的芳华右
脚狠狠向后一甩,鞋跟噗的一声钉在了他的牛仔裤胯下,这次是右边的蛋蛋不幸
光荣负伤,黄杰一下栽倒在地,不能动弹。

  芳华一看,黄杰一时三刻是起不来了,过去查看小桃有没事。这时小桃抚摸
着被踢痛的阴部,怒气冲冲地过来,要找黄杰算账,她看到黄杰死鱼一样躺在地
上,上前大骂:「你妈的,用高跟鞋踢妹妹很痛耶!你知不知道啊?草尼玛,我
让你尝尝姑奶奶的厉害。」说着,提起高跟鞋一下踩在黄杰的裆部,还不断地碾
动。

  黄杰马上从半昏迷中苏醒,发出一阵阵骇人的惨叫声,徒劳地用手向挪开小
桃的高跟鞋,刚刚成功把鞋跟移开了,小桃又再抬起高跟鞋往下狠踩一脚。「喔
喔……」黄杰的嘴里发出一些古怪的叫声。

  芳华连忙拉开小桃,这时黄杰才能说话:「我认输了,别打了,钱我给你们,
不要再打了。」于是,小桃和芳华从黄杰处赢走了两万元。

  黄杰有个哥们叫张楠的,这天来看黄杰,看他卧床不起的,黄杰就跟他说起
了受伤的原因。张楠听到居然也很感兴趣,他就让黄杰帮忙约战小桃和芳华。与
黄杰不同的是,张楠只有单纯的虐待倾向,而且他是个大男人主义者,认为男人
不可能输给女人的。

  小桃聪明得很呢,当然不会跟张楠对战,可是她又不想得罪黄杰,于是芳华
给她一条计谋,把这桩生意转让给了隔壁班的美玲。美玲不像芳华那么受欢迎,
生意没有她们好,听说有这种差事就已经心动了,再加上听芳华她们吹嘘如何轻
易就打倒一个男人的事迹,轻易就赚到了两万块,她当然也不会放过。于是芳华
帮美玲约好张楠对战,地点在她们富康来娱乐城。

  张楠应约前往,美玲已经找了同班的好友娜娜做帮手。张楠虽然大男人主义,
但是看到黄杰的惨状,他也对这些小姐们娴熟的撩阴招数略有所闻了。

  于是张楠提出他的要求,张楠说,这里是美玲的地方,万一他赢了,她们如
果全部人一拥而上,他一个人也难以匹敌,所以一次只能上一个;另外,除了不
能拿武器,比赛没有任何规则,可以攻击任何地方。

  美玲一听,这样还有胜算么?她心里没底,但是两万块的快钱又很吸引。但
是娜娜比她更有信心,娜娜说:「行,让我先上,即使我输了,我也要他掉块肉,
让你轻松取胜。」于是她们选择了一个没人的空房间,搬开里面的杂物,作为比
赛的场地,根据约定,第一场由娜娜对张楠。

  今天张楠穿着一件棕色的皮衣,一条蓝色的牛仔裤,一双军皮靴,虽然张楠
不是体格很健壮的男子,但是今天的打扮让他看起来英气十足。而另一边的娜娜
也算听标致的,她身高约一米六,黑色长发卷曲在双肩上,身上穿一件非常贴身
的白色绣花短旗袍,被丰满的胸部撑得快要裂开了,脚穿一双白色高跟鞋,看上
去没有什么攻击力,张楠对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比赛开始,张楠不打算在这个女孩子身上浪费体力,径直向她走过去。娜娜
见状,使出惯用的撩阴腿,她的腿还是很有力的,可是身上的旗袍实在太紧了,
以致她的脚根本踢不起来,只踢中了张楠的小腿前骨。小腿骨被踢中,张楠也痛
得倒吸一口寒气,他上前用腿压住娜娜的脚,不让她再次攻击,然后右拳猛地向
着娜娜的胸部打了下去。

  「噢……」娜娜痛得捂着胸部大叫。张楠左手抓住娜娜的长发,右拳向着娜
娜柔软的小腹连击几拳,娜娜马上跪倒在地,捂着小腹强烈干呕。张楠仍旧抓着
娜娜的头发,想把她拉起来继续打,突然娜娜猛地伸手抓住了张楠的裤裆,用尽
全力猛捏起来。「喔!」张楠感觉下身一阵剧痛,痛得他差点站不稳,幸好由于
牛仔裤的保护,娜娜并没有捏住他的两个蛋蛋,张楠于是憋足最后一丝力气,手
肘猛击了娜娜的头顶一下。

  娜娜应声倒地,双手捂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着。张楠气汹汹地过去,又是一脚
踢在她的肚子上,娜娜「哦」的一下子吐出一口血痰,在地上缩成一团,看样子
是打不下去了。

  「停手!她已经输了。」美玲看到姐妹被张楠打成那样,也不顾其他了,接
着就要对战张楠。

  美玲比娜娜高很多,足有一米七多,今天她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色T恤,一条
刷白过的浅蓝色微喇牛仔裤,牛仔裤一直长至脚踝,几乎遮住了她的致命武器—
—一双时下最流行的高跟鞋,带有木制的防水台,细长的鞋跟,鞋跟足有10厘
米。

  这样看起来,美玲跟张楠的高度几乎一样。第二场比赛开始,这次是美玲气
势汹汹地向张楠猛冲过去,张楠一拳击向正冲向他的美玲的脸部,美玲果然也是
有两下子的,只见她一抬手挡开了张楠的直拳,然后一巴掌猛甩了张楠一下,啪
的一声,张楠的脸马上多了五只手指印。

  张楠被打得眼冒金星,他伸手就去拉美玲的头发,可是美玲忽然一下子来到
自己跟前,张楠连忙缩回手,可是已经晚了,美玲的动作一气呵成,她抓住张楠
两个胳膊的同时,膝盖已经抬起,大力地撞了张楠的裆部一下。「啊……」张楠
吃痛,猛地推开美玲,捂着裆部半蹲在原地,样子很滑稽。

  美玲见状,轻蔑的笑着说:「哎哟,那里一定很痛吧?」张楠气得忍痛一拳
打向美玲,美玲一看他缩开捂裆的手,就立刻一脚踢向他的下身,高跟鞋呼啸而
至,张楠吓得马上用手挡住。啪的一声,手指被木制的鞋头踢中,痛得张楠哎哟
叫了起来,右手摸着被踢痛的左手。

  美玲当然不会放过痛击张楠的机会,又一脚踢向他的下身要害,张楠这次学
精了,不再用手挡,这次他早有防备,缩得比老鼠还快,一下避开了美玲这一脚,
接着他顺势用手一推美玲的脚底,美玲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被张楠一推,站立
不稳,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张楠一大步冲过去,然后用皮靴重重地踩在美玲的小
腹上。

  「哦呜!!」美玲尖叫一声,口中喷出一口水,双手无力地抱着张楠的皮靴,
不断的蠕动着。张楠嘴角露出狰狞的坏笑,一边更用力的碾踩美玲的小腹,然而
突然感到裆部被一个尖锐的物体刺中,下身马上传来一阵让人窒息的剧痛,痛得
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裆部,眼泪直流。

  原来美玲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用力托着张楠的皮靴以减轻腹部的压力,然后
使出她的绝招:抬起高跟鞋,用尽全力向着张楠张开的裤裆位置踹上去。被美玲
尖细的鞋跟踹入了裤裆里,这一脚几乎要了张楠的命,如果不是今天穿了很厚的
牛仔裤——这是黄杰的忠告——恐怕已经要叫救护车了。

  美玲站起来,腹部的痛楚也让美玲气喘吁吁,她一把抓住张楠的头发,猛抬
膝盖撞在他的脸上,张楠的脸立刻淤青了一块,整个人被顶得平躺在地上。

  美玲的怒气都要发泄在张楠身上,她的高跟鞋照着张楠身上猛踢,张楠此时
仍旧护着受伤的裆部,被美玲的鞋子猛踢几下小肚子,几乎要吐血,他只好抱成
一团,护住全身要害,任美玲猛踢在背部。虽然背部痛得像火烧,但是裆部的痛
楚反而似乎有所舒缓。

  美玲踢累了,改用鞋跟踩,她专门挑张楠护不着的要害踩,痛得张楠呲牙咧
嘴的,张楠一边抵挡一边躲,被美玲逼到墙角上,眼看美玲的高跟鞋再次踩到,
张楠也顾不得那么多,从美玲胯下钻了过去,美玲一脚踩在墙角的一张木凳上,
咔嚓一声,鞋跟陷入了木凳里。这稍逊即逝的机会,张楠看得真切,他转身站起
来,抬起皮靴,照着美玲的两腿中间猛踢上去。

  「噢……」这次美玲也终于知道什么叫痛了,她终于拔出了鞋跟,捂着裆部
弯下了腰。张楠一把抓住美玲,把她往墙上一推,接着一个头顶撞在美玲的脸部,
美玲马上捂着受伤的脸部。张楠以牙还牙,抓住美玲的双肩,膝盖狠狠地猛顶在
美玲的裆部上。大概连续顶了五六下,这次美玲痛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这时旁边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别打了,下一个我来会会你。」张楠放开
美玲,让她像坨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一看说话的女子,这名女子之前一直坐在房
间门口的椅子上,叼着一根香烟,她穿着一条碎花连衣裙,裙子短得几乎看的到
她的内内,脚上穿着渔网丝袜和一双到膝盖的长筒高跟皮靴,头发染成金色。这
名女子叫晓兰,是美玲这个班的领班。

  这时,一边的娜娜担心的说:「兰姐,我看还是别打了,这男的太厉害了。」
晓兰轻蔑地笑道:「不用担心,我干这行那么久了,男人有哪些弱点我是一清二
楚的。」

  说完,晓兰就站起来向着张楠慢慢踱过去,她猛吸一口剩下不多的香烟,然
后准备扔掉烟头的时候,忽然手指一弹,燃烧着的烟头就向着张楠的脸上飞去,
张楠冷不防脸上被烟头烫了一下,痛得用手捂着。趁着这个空当,晓兰立刻飞起
一脚,皮靴头结实地踢在张楠的裤裆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哦……卧槽」
张楠的嘴角挤出一丝惨烈的叫声,马上捂着裆部跪在地上。「怎么了帅哥?才一
下就不行了?」晓兰嘲笑跪在地上的张楠。

  张楠气得咬牙切齿:「臭三八,居然偷袭我!」他忍痛站起来,要害多次受
创让他的速度有所下降,但是他自信自己的拳头还是足够威力的。捏紧拳头,张
楠一个右拳打向晓兰的脸部,晓兰伸手去挡,可是张楠忽然变招,左手迅速抓住
了晓兰的长发,一把拉她过来,重施故技一拳打向晓兰的小腹,晓兰头发被抓,
只好用手去挡,可是张楠再次变招,一把抓住晓兰的胸部,用力一捏。

  「啊……」晓兰痛得尖叫。可是张楠还没来得及高兴,晓兰已经猛抬膝盖,
重重撞在张楠两腿中间。张楠立刻乖乖放开晓兰的胸部,捂着裆部噔噔后退几步,
双手抚慰自己受伤的小弟弟了。

  接着晓兰伸手,用尖锐的指甲在张楠的脸上猛抓一下。「啊……」张楠眼睛
惨被抓了一下,痛得他泪水直流,睁不开眼,只好从裆部腾出一只手来揉眼睛。
剧痛中,张楠听到晓兰的高跟皮靴走近,他忽然一脚向前踢过去,晓兰刚好冲过
来,被张楠的小腿踢中了下身,这一脚是力拔千钧,旁边的娜娜不禁为晓兰捏了
一把冷汗,晓兰捱了这脚,马上捂着裆部后退了一步,连叫都没叫一声。

  张楠这时稍为看清楚了一点,再次飞起一脚,踢向同样的部位,晓兰叫了一
句:无耻!一闪身就避开了张楠的脚,接着反身一脚踢中了张楠这时前门大开的
裆部要害。

  「呜……」张楠的惨叫声已经几乎听不到了,只是双手紧紧捂着裆部,晓兰
把他的双手从裆部拉开,然后一个强力前踹,噗的一声闷响,皮靴坚硬的高跟就
重重地印在了张楠牛仔裤的裤裆里!「嗷……呜呜。」张楠整个人被踹得飞了出
去,啪的一声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晓兰走过去,迅速脱下了张楠的牛仔裤,
手从他两腿中间伸进去,轻易地找到了他的两个蛋蛋,握在手掌心,突然用力握
紧。

  「啊……哦哦,不要啊,我的蛋蛋要破了……」晓兰咯咯笑着说:「帅哥,
认输了没?」「唉哟,我的姑奶奶……认输认输认输……」「你今晚输给了我们
三个对吧,每人两万块,对吧?」说着晓兰加大了力度。

  「唉哟,唉哟,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臭三八!」晓兰听了,没有用力捏,
只是用指甲在张楠的蛋蛋上刮了几下,张楠马上痛得鬼哭狼嚎:「啊……哎呀…
…妈呀,痛痛痛……我错了,我的姑奶奶,几位美女饶命……」晓兰最后狠狠捏
了一下,张楠几乎要痛晕过去,「好吧,这次放过你,下次给我小心点!」晓兰
这才放开了张楠。

  可是张楠的噩梦并未就此结束,旁边恨恨的娜娜和美玲哪会就此善罢甘休。
首先美玲从后抓住张楠,让他无法拒绝张开自己的双腿,娜娜拉起自己的紧身旗
袍,露出结实的大腿,她向着毫无反抗的张楠踹出坏坏的一脚,故意用鞋跟向着
张楠的内裤里面一戳。张楠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跪在地上,不停地抽泣起来。

  美玲一把把他拽起来,猛提膝盖对着裤裆一个冲顶,张楠应声倒地,死鱼一
般躺在地上抽搐。

  接着娜娜抓住张楠的两只脚高高举起向两边分开,美玲走到对面,然后向着
张楠的裤裆跑过去,接近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右脚,利用强大的冲力,用那尖细得
要命的鞋跟猛踩了张楠的裤裆一下!

  「啊呜……」张楠马上痛得满地打滚,不断用拳头猛拍地板,痛得他嘴里不
断发出野兽般的惨嚎。过了好一会,他才能说话:「不……不要打了。我认输…
…我给你们每人……五万,求你们别再打了……」三个小姐这才放过张楠。张楠
给了她们每人五万,之后再也不敢惹这些小姐了。

  话说黄杰的伤养好了一阵子,可以下床活动了,无所事事的他又想念起老相
好小桃,还有她那双性感的长腿,当然还有她的好朋友芳华,也是一个标准的美
人儿,拥有一副曼妙的身材,不如这次就叫她们一起上来玩个痛快。

  电话里,小桃问:「怎么?还想打吗?」现在小桃是底气十足了。「我的姑
奶奶,就是吃了豹子胆我也不敢了。」「那怎么行?你的朋友上次把我的姐妹打
伤了,芳华姐说要好好惩罚一下你哦」「我愿意接受惩罚,你们赶紧过来吧!」
……

  过了片刻,门铃响了,早已心痒难耐的黄杰立刻打开了门。可是,门外站着
的并不是小桃和芳华,而是另外两名陌生女子。为首的女子又高又瘦,带着一副
大大的墨镜,穿一件白色背心,一条黑色牛仔裤,脚穿高跟凉鞋;后面的女子较
为年轻,穿黄色条纹背心,蓝色超短牛仔裙,脚穿一双过膝黑色长筒靴。黄杰还
没说话,为首的女子已经开口了:「小桃还有点事,让我们先过来伺候你。」

  黄杰虽然听对方提到小桃,但是他觉得这样做不像小桃的作风啊,于是他仔
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发觉她有点脸熟,于是他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为首的女子慢慢脱下墨镜,她的年纪已经不算年轻,黄杰愕然的说:「你不就是
……」话还没说完,为首的女子突然飞起一脚,她的胫骨狠狠踢在了黄杰的两腿
中间!「噢……」黄杰痛得倒抽一口冷气,捂着裆部马上退后,两名女子顺势进
了屋子,后面的女子回身把门关上。黄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哎哟,卧槽泥马
的,你这是干嘛?」

  为首女子哈哈大笑:「你还认得我是谁吗?」黄杰这时记得了,为首这名女
子是他们公司一个合作伙伴的女老板名叫潘虹,上次招标没有选择她公司,难道
为了这点事就上门来寻仇?黄杰说:「是你这个疯婆子,你敢打我?」潘虹上前
一步,嚷着:「打的就是你!」然后按着黄杰的双肩提膝飞顶他胯下,黄杰连忙
向后一缩,避开这一招绝户撩阴顶,潘虹紧接着一记勾拳,打在黄杰下巴,但是
黄杰马上回敬潘虹一巴掌,把潘虹打得踉跄后退,黄杰上去,一下抓住潘虹的头
发,扬手又是一巴掌。

  黄杰说:「妈的,臭婊子敢打我?想死啊?」可是黄杰忽略了潘虹后面还有
一个人,那就是她的保镖英琴,英琴原是一家保安公司的经理,后来被潘虹聘请
过来她的公司,当她的司机和保镖。她虽然很年轻,但是打起架来狠劲十足,不
输给正式的保镖。黄杰正想给潘虹点颜色看看,忽然眼前白光一闪,左耳狠捱了
一记重踢,立刻嗡嗡作响,黄杰一阵头晕脑旋,马上放开潘虹,捂着生痛的左耳。

  英琴提着黄杰的衣领,狠狠一个前踹,皮靴的高跟正正踹中黄杰的裤裆!
「喔……」黄杰马上惨叫着蹲在地上。英琴走到黄杰身后,勒住他的脖子,把他
从地上拽起来。潘虹这才过来,对着黄杰恨恨地说:「我让你缩!」说着再次使
出绝户撩阴顶,猛抬膝盖,这次黄杰无路可退,结实地被潘虹顶在裆部,黄杰发
出一声杀猪似的大叫,然后双脚紧紧夹在一块,还不断发出痛苦的哼声。

  黄杰哭丧着说:「虹姐,我哪里得罪你了?」潘虹说:「上次招标,我们的
价钱和质量都是最优的,我就奇怪为什么会落选,原来对方用一个臭婊子来搞定
了你!」黄杰心想原来真是为了上次招标的事,潘虹公司的价格最低,质量也不
错,但是另一家公司用了一个美人计,把黄杰搞定,这个美人计的美人不是别人,
正是小桃,自那以后,他们才开始熟悉。

  黄杰于是说:「虹姐,别打,有话好说,你要什么直说」潘虹说:「第一、
解除与那个公司的合同;第二,跟我们签合同,以后只能使用我们的产品;第三、
这个不用劳烦你了,待会我自己解决。」黄杰说:「没问题,我跟你签就是!」

  黄杰说着,见潘虹稍微分神,忽然一脚踹在她小腹上,潘虹哀嚎一声,捂着
肚子蹲下。黄杰接着用力往后一压,把英琴往后猛撞在墙上,英琴被他撞得差点
背气,松开了勒颈的手,黄杰回身就是一个膝盖,撞在英琴的阴部,英琴今日穿
着很短的牛仔裙,无法抵挡这一下,痛得她马上蹲着。黄杰又是一拳打在她腹部,
英琴立刻吐了一口青水,无力跪下。

  黄杰抓起她头发,正想继续打,后面的潘虹已经悄悄接近。潘虹忽然从后抓
住黄杰的头发,往后面猛拉一下,脚上顺势一绊,黄杰毫无防备,立刻仰面朝天
摔倒,后脑撞在地上,满天星斗。趁黄杰双手捂着脑袋,潘虹抬起高跟鞋,重重
一脚踩在黄杰的裆部!黄杰哎哟惨叫一声,捂着裆部缩成一个虾米。潘虹说:
「臭小子,好大的胆子,竟敢打老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完,潘虹把黄杰抱了起来,按在墙上,这时英琴马上起来,用膝盖狠狠狂
顶黄杰裆部好几下,黄杰这次连叫都叫不出来了,直接倒在地上打滚。就在这时
候,门铃响了。潘虹让英琴把黄杰绑起来,她去开门。大门打开,是小桃和芳华
来到了,小桃看到开门的潘虹感到很奇怪,她问潘虹:「小姐你是?」

  潘虹打了个眼色,说:「杰哥说要玩大混战呢,嘻嘻……」小桃觉得很奇怪,
她要去当面质问黄杰,为什么另外再找其他女人!于是小桃和芳华鱼贯而入,潘
虹在后面关好门。们一关上,潘虹就从后面冲上去,飞起一脚从后踢在芳华的胯
下,芳华一向最喜欢穿旗袍,今天也不例外,穿着一袭黑色的短旗袍,毫无防备
地被潘虹的高跟鞋从后踢进旗袍的下摆里,没有任何抵抗就正在她的红心部位。

  芳华马上惨叫一声,捂着胯下跪在地上,头紧紧贴着地面,痛得直叫。小桃
回身看到芳华痛苦倒地,马上知道是潘虹所为了。潘虹一击得手,冲上来照着小
桃的下身又是一脚,但是小桃早有准备,闪身避开潘虹的撩阴腿,接着向着潘虹
裆部反踢一脚,小桃今天穿了蓝色牛仔长裤,脚上穿一双尖头高跟鞋,潘虹被她
尖锐的鞋头踢中,痛得够呛,蹒跚着后退。

  小桃马上冲过去,一手掐住潘虹的脖子,一手握拳连续捶在潘虹的小腹上,
恶狠狠地逼问:「臭女人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们?」

  潘虹被小桃打得嗷嗷直叫,里面的英琴马上出来帮忙。小桃看到一条人影迅
速接近,连忙放开潘虹去应付英琴,英琴利用助跑的冲力,凌空踢出一记双飞脚,
小桃想抵挡已是晚了一步,被英琴皮靴冰冷的鞋底正正踹在脸上,立刻捂着被踢
痛了脸连退几步,英琴继续冲上去,拉着小桃的头发,转身背对小桃,一记狠狠
的后撩踢,正正撩在小桃的裤裆里,小桃感觉下身要害痛得要裂开一般,改为捂
裆蹲下。

  英琴抓住她的头发,提膝撞在小桃胸上,小桃痛叫出声,英琴毫不留情又撞
一下,小桃痛得双手护胸。

  英琴最后狠狠一膝盖撞小桃脸上,把她撞得仰面躺下,小桃已经是气喘不已。
英琴还不罢休,把小桃的双脚拉起来,要踩下去,潘虹这时过来,叫住她:「阿
琴,你去招呼那个,这个等我来!」

  潘虹上来,对着小桃说:「原来上次就是你这个臭婊子坏了我的好事,老娘
我也让你做不了生意!」说完潘虹抓着小桃的双脚,大大张开,然后用她的高跟
鞋在小桃裆部猛碾一阵,小桃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折磨,马上痛得死去活来,最
后潘虹一下子整个人单膝跪在小桃两腿开叉处,小桃尖叫一声痛晕过去。这边,
英琴看芳华跪在地上还没起来,就冲上去像踢足球一样,猛一脚踢在芳华的头部,
芳华被她的皮靴踢得飞出一米以外。

  英琴过去,弯腰拽着芳华的衣领,正要把她拉起来,芳华突然一脚踹在英琴
的裙底,英琴的牛仔裙对从下而来的攻击毫无防御能力,被芳华一下踹中了下阴
要害,马上捂着裆部痛得她要命。芳华人在地上,看英琴弯腰护痛,她双脚往英
琴头部猛夹一下,脚上一发力,就把英琴整个人甩在地上,芳华这才一骨碌爬起
来,高跟鞋照着英琴的裆部猛踩下去。

  「噢……」英琴惨叫起来,不过这次她厚厚的牛仔裙终于起到了一些防御作
用,没有让芳华的鞋跟直接命中要害,而是滑到地上。芳华抬脚又要踩下去,这
时潘虹赶过来,从后又是一脚,再次踢中同样的地方,潘虹对这招早已成竹在胸,
这一次同样给芳华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她的脚没能踩中英琴,自己已弯腰蹲下,
英琴一看机不可失,立刻用高跟皮靴向上猛踹在芳华的两腿之间,芳华被坚硬的
皮靴高跟踹在裆部,惨叫一声,马上倒地夹着双脚,猛烈抽搐起来。

  潘虹看到两个舞女都只剩半条人命,就不管她们,跟英琴进去继续折磨黄杰。
潘虹看到黄杰双手被绑躺在地上,她对英琴说:「阿琴,这小子不老实,让他尝
尝你的绝招。」

  英琴问:「你是说上次逼供那个商业间谍的时候?」潘虹说:「没错,不给
点颜色他看看,他是不肯乖乖签合同的。」英琴说:「可是,那是女的,也住了
一个月的医院,对男人可能会造成永久伤害哦。」潘虹说:「最重要是,那个女
的都招供了,我就不信这小子不肯就范。」

  英琴说:「那好吧。」然后潘虹双脚跨站在仍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黄杰两边,
然后把他的双脚抬起分开,把重要的目标暴露出来,英琴看准黄杰叉开的双脚,
高高抬起皮靴,一脚劈山裂石的高鞭踏阴脚往下狠狠一砸,正中黄杰裆部,黄杰
痛得撕心裂肺惨叫不已,可是英琴再次抬起,又是一脚,黄杰已经痛得快疯了,
不住地摇头。

  英琴再次抬起脚,黄杰已经狂叫着:「别,别,别……我签了!」可是还是
太晚了,英琴的踏阴脚再次击中目标,潘虹这才放开快要晕厥的黄杰,拿出合同,
让他签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